【毒蛇】光荣何价卿知否

时光若缓.L.R.B.S:

    黑色福特车游走在大路上,车里的人要是回头,还能看到身后冲天的火光,那不断传来的炸响更是心惊肉跳。


    “阿诚,掉头,我实在不放心。”


    “爆炸很快会把人引来,我们现在回去就是自投罗网,大姐,这次您必须要相信大哥。”


    眼里噙满泪水,在明楼面前明镜不敢哭,攥着衣边的手无力松开,她不能回去,她除了会给明楼带来无尽的麻烦,还能做什么呢。


    冷清的街口,倚墙站着一个裹着大衣的男人,他脸色灰白,唇色黯淡,但站的潇洒自在,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面对这个男人,明台多少还是有些心虚,他怯怯的喊了声,见他并不应答,又看看四下无人,他才大着胆子走了过去。


    “大哥,你受伤了。”


    他们靠得很近,明台头发上还带着柠檬香气,看来今天大姐又给他洗头了,明楼贪婪的嗅着,满身的血腥味似乎也被冲淡。


    “没事,这不是我的血,你只要记住,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看到你。”


    “大哥,这次要走一起走,求求你,别再赶我了。”


    还是这样冲动逞能,若非伤口叫嚣,明楼疼的呼吸都困难,要不然他真恨不得抬手给明台一巴掌。


    狐疑的看着明楼左侧那片深色,明台有些不确定,可说来奇怪,不管明楼骗过他多少次,他依旧愿意无条件相信他。


 “既然不走,那就过来陪大哥说说话吧。”


 由于失血过多,明楼声音发虚,竟有些英雄末路的悲壮,明台眼睛发酸,用力揉了揉鼻子,很快又忍住了情绪。


 “我是军统局上海站A区情报组组长,代号‘毒蛇’。”


 这点并意外,他有过这方面的猜想,明台稍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站姿,明楼却随意的拍了拍他身后靠着的墙。


 “‘死间’行动,你功不可没,我已呈文上峰对你进行嘉奖。”


 心里一阵狂跳,明楼从头到尾掌控着局面,明台不发言,他把发言权全部交给这个神秘莫测的大哥。


 “从今天开始,我是你唯一上线,你只需要对我一人负责,如果有一天线断了,军统局高层会有人跟你联络。”


 线断了意味什么,明台很清楚,他只觉得心里难受的很,抖抖嗦嗦的从口袋里摸出根烟点上,明楼视而不见。


 “这个计划,为什么一定要派王天风来?”


 “他知道的太多了。”


    说这话时,明楼连眼皮都懒得抬,这些党内的纷扰他已经看的太多,但他不会像明台那么随性,心里越是厌恶,表面反而越是平静。


 “那你呢,大哥,你知道的难道不多吗?”


 “想‘策反’啊?”


 烟灰烫着了手指,疼得钻心,明楼表情似笑非笑,明台不敢直视的低下头,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为了让你能够出色地完成任务,能够活下去,我费尽心思,算计了一次又一次,却还是险些算掉了你的命。”


    “大哥,别说了,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毫不掩饰的关怀和温暖让明台更是自责,明楼并不准备给他留下适应的时间,而是继续推进他们这次的谈话。


 “我现在代表中共中央南方局和你谈话,你不用这样看我,你今天来这里,并不是为了救大姐,而是为了见南方局的特派员,不是吗?”


 不敢置信的后退一步,他的确是接到电话,说南方局的领导要见他,此刻,他眼里对明楼流露出的不仅是感激,还有敬畏。


 “南方局方面,我是你的直接上线,你所有的行动只对我一人负责,如果弦断了,南方局的董书记会派人跟你联络。”


    也许是错觉,明楼的身体似乎有些佝偻了下来,明台下意识的又看向他的左肩,路灯下那深色的面积似乎晕染的更大了。


    努力克制住自己想上前确认的冲动,回忆起来,明楼除了偶尔嘴上恐吓,甚至都没对他动过手,可每次看他皱眉,明台还是会忍不住畏惧。


 “三天后,你将参与代号为‘越轨’的行动,等这次任务结束,会有人送你和程锦云去延安,大哥这里先祝福你们,一生美满幸福。”


    话题已经不再严肃,明楼语气缓和,他比任何人都更明白世事无常,所以他不想让明台也体会到这种感觉。


 “这南方局的命令吗?”


 “不,是大哥和大姐的命令。”


 远处传来了嘈杂的警报声,巡逻的人已经发现了爆炸,尽管还是深夜,那里也已经亮起了一排车灯。


    “明台,你该走了。”


    果然开口又是让他走,明台抿了抿嘴,终是少年心性,张开手把明楼箍住,心里想说的话太多,不知从何说起。


    “大哥,我舍不得你和大姐。”


    “多保重,照顾好自己。”


    任由明台压在伤口上,安抚似的拍了拍他的后背,决然转身向灯光耀眼处走去,明台远远看着,一种难言的痛楚涌上心头。


    “大哥,这些年,你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


    前面空荡荡的,会回答他这个问题的人已经走远,徒留给他一个挺拔孤独的背影,其实他从来都是这么一个人。


    次日清晨,报纸上刊登汪曼春越狱,致使高级长官重伤的消息,七十六号内部则传着另一个版本的故事。


    协助汪曼春的人被查是梁仲春,而明楼只是念及旧情去见她最后一面,哪知汪曼春因爱生恨,竟想要玉石俱焚。


    好在明楼及时撤离,逃过了爆炸,却还受了枪伤,若不是巡逻的人发现他倒在路口,恐怕也是活不成了。


    这样的事发生后,所有人都唏嘘感叹,原来明长官才是那个痴心人,渐渐地就真的成了罗密欧般的爱情故事。


    “阿诚,去买点你大哥喜欢吃的东西,阿香不在家,桂姨做的东西我不放心。”


    迟迟没有听到阿诚的回答,明镜回头,看他目光躲闪,明楼喜欢什么,从来没有人问,没人在意,好像他就该把生活的一切照单全收。


    而事实上,自从学会伪装,他就再也不曾肆意表现出自己的好恶了,轻咳一声,明镜努力挤出笑容,像是宽慰阿诚,又像在宽慰自己。


    “没事,来日方长,以后再慢慢发现,你大哥也不会介意这些小事的。”


    医院有统一的色调,明楼的病房宽敞明亮,床上的人头偏向一侧呼吸轻缓,被子松松垮垮的盖在身上。


    一个医生模样的人坐在他身边,眼看着输液瓶里的药水流进他的身体,手不自觉的握了上去,果然是预料之中的冰冷。


    “你又骗我。”


    口罩后面看不清这人的样貌,他凝视着明楼睫毛下的那片阴影,一个人的心跳原来还可以变得这么慢。


    除了监护器时不时发出的声响,周围真是冷清至极,他不能呆太久,外面的脚步声变得密集,是有人朝这里来了。


    “桂姨,你帮我去叫一下医生。”


    “是,大小姐。”


    一个穿白大褂的人从明楼房里出来,眼看要和她们擦身而过,桂姨赶紧拦住,对方却用一口流利的日文弄得两个人都一头雾水。


    停好了车,做好了探视登记,阿诚这才上楼,远远看见一个白色背影,心里咯噔一下,快步走了过去。


    “大姐,你们先进去看大哥吧,医生这里我来问。”


    事情并不像表面顺利,当桂姨认出这个人是明台得时候,就知道出事了,她清楚地明白,只有控制住明镜,才有可能挽回大局。


    跟着明镜进了病房,在她的注意力完全放在明楼身上的时候,桂姨将门悄悄反锁,枪口对准了她的后背。


    “孤狼,收手吧。”


    原本毫无生气的人已经坐了起来,桂姨阴测测的笑了,哪里还有做仆人时畏畏缩缩的样子,如狼般伺机而动。


    “你毕竟曾是阿诚的母亲,看在他的份上,我本有心放你一马,可惜你实在走的太远。”


    “明大少爷,现在说这些,您不觉得太晚了吗,当年被你们明家赶出来,要不是日本人收留我,我早就死了。”


    吃力的拔开手上的针头,现在明楼强撑着精神,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倒下去,他不愿托大的等阿诚意识到情况,索性速战速决。


    “那你想怎么样?”


    “明台,对外界来说他已经是个死人了,阿诚,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喽啰,而你,才是他们最想保护的人,只有你死了,一切才能了结。”


  始终背对桂姨的明镜听到这话,突然挣开了她的禁锢,想挡在前面,与此同时,枕头底下的手枪也被明楼摸到了手里。


    可这突然的一扑,非但没有挡住对准明楼的枪口,反而将桂姨的身体藏了起来,明楼无奈的闭上眼睛,他没有开枪,他不敢拿明镜来赌。


    “大哥!”


    “明楼!”


    子弹没入明楼的胸口,枪落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音,门被阿诚撞开,监护器上急促的警报,原本死寂的屋子变得异常慌乱。


 三个月后,“越轨”行动圆满完成,明镜把自己关在小祠堂半天没出来,阿诚则孤零零的站在门廊下。


    他应该是满足的,至少最后,他爱的人都在他身边守着他,明镜仔细擦着明楼的牌位,记得他总说冷,可现在,没有人能再温暖他了。


    “大姐,我们去上班了。”


    这么多年,这么多重身份,明镜始终没能看清他,可那又如何,烟雾缭绕中似又看见他那皎洁的笑容,她如是说。


    “早点回来。”

评论

热度(166)

  1. 惠心天天m 转载了此文字
  2. clm猫猫咖啡苦涩不加糖 转载了此文字
  3. 咖啡苦涩不加糖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4. jindong5678曲终人不散 转载了此文字
  5. 小缺angel曲终人不散 转载了此文字
  6. 小缺angel曲终人不散 转载了此文字
  7. jindong5678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8. sunshine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9. 水竹吟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0. tracy269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1. 曲终人不散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2. 我是大哥的女人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3. 天天m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4. 几许闲愁落卿心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