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蛇】第十五章 坦诚相见(五月见)

时光若缓.L.R.B.S:

    明公馆异常寂静,阿诚用力嗅了嗅,反正是没有明楼所说的饭菜香,反而有股淡淡的硝烟味。


    将外套脱下递给阿诚,四目相对相继无言,明楼向楼上一瞥,便丢下阿诚准备回房了。


    虽然压迫感需要释放,但也没必要等着明台来闹,再者说,家里的这个小少爷还没发脾气,阿诚的心情倒是不太好。


    “大哥,阿诚哥,又不是做贼,到家怎么还偷偷摸摸的?”


    慢步走下楼梯,明台的两只眼睛死咬着明楼,若不是阿诚挡在两人之间,估计能把明楼直接看出个洞来。


    “越来越没规矩了。”


    抬腿的动作稍有停顿,明楼确定着自己的身体状况,这才将雷声大雨点小的话抛出去,不屑的态度彻底惹怒了明台。


    “我需要解释!”


    一把已经打开保险的手枪赫然指在明楼头顶,阿诚动作比他更快,两人几乎是同时举枪,就听阿诚又惊又怒。


    “明台,你把枪放下,大哥他是有苦衷的!”


    瞥了眼枪口,看着两个人张弓搭弦的样子,明楼不由弯起嘴角,自己不就是等着明台的这顿邪火吗?


    明台却会错了意,只当在他眼里,自己就是这么滑稽可笑,不值一提,今天若是不开这一枪,那尊严何在。


      “你真当我不敢开枪?”


    话音刚落,枪声炸响,子弹擦着明楼的左耳飞了过去,阿诚只觉血液瞬间凝固,冷的他都忘了手上还有枪。


    “枪法不错,就是动静太大。”


    用力按着额头上剧烈弹跳的青筋,倒吸了一口凉气,并没有太多责怪,只是用尽所有力气对抗,他想这就是他的报应。


    开完枪明台就后悔了,又见明楼的痛苦不像伪装,赶紧上前查看,没想到才走近一步,枪就被明楼利落的夺走。


    “明长官,到现在你还想骗我?”


    “你还受委屈了,你知道我和大姐多在乎你,可你跟疯子走的时候,你有想过我们的感受吗?”


    接过明楼缴获的手枪,阿诚就见他们瞬间扭打到一起,明台起初还有留手,但很快发觉自己所有招式,都在明楼的掌握之中。


    索性放开手脚,吃准明楼不会还手,于是舍去了所有防御,他其实也有些别的心思,就是想在明楼面前好好露一手。


    “可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让我亲手杀了自己的大哥啊,你让我怎么办?”


    “难道疯子没教过你,军令大如天吗?”


    一边躲着明台的攻击,一边还要尽可能护着家里的东西不被砸坏,明楼已经分身乏术。


    “所以我现在是在执行你的命令啊,长官!”


    “你闹够没有?”


    能砸的东西都被明台砸的干净,明楼这才意识到,自己一味抵挡,由着明台发泄也不是办法。


    阿诚收起枪,看两人你来我往的相当热闹,打斗技巧虽然基本相同,但明楼显然还尚有余力。


    就在阿诚准备啃苹果的时候,传来一声闷响,紧接着是明台的急呼,再抬头,明楼已经跌坐在沙发上。


    这招苦肉计施的明显,却也让明台瞬间清醒,力道十足的这脚来不及收力,重重的扫踢在明楼肋下。


    今时不如往日,明楼到底还是高估了自己,硬生生挨了这一下就险些闭过气去,嘴唇也逐渐由白变青又变紫。


    “明台你看着大哥,我去找苏医生。”


    “别找了,一会儿就好。”


   明楼的脸色惨白,汗珠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明台没想到自己这次错上加错,肠子都快被他悔青了。


    仗着明楼现在有心无力,阿诚哪儿还管他的意欲如何,给明台使了个眼色,看他把人扶住,这才放心的去打电话。


    “大哥,对不起,我不该和您动手。”


    “我可以原谅你,只要你活着,大哥什么都可以原谅你。”


    本该语重心长的话变得有气无力,明楼一手扶着前面的桌子,想撑起来,可胸口窒痛,使不上力气。


    只觉有人紧紧的抱住他,耳中阵阵轰鸣,眼前明暗晃动,他小心的伸出手,安抚似的碰碰前面模糊的影子。


    从小到大,除了在明镜面前撒娇淘气,在他们面前,明台还真的从来没哭过,可就在明楼的手触碰到自己的一刹那,眼泪彻底失控。


    给苏医生打完电话,明台正狼狈的擦着鼻涕,阿诚还以为是明楼的情况不好,赶紧上前查看。


    就见他捂着胸口,弓起身子剧烈的咳嗽,血腥味冲刺着鼻腔,明楼牙关紧咬,憋住一口气,生怕咳出些什么吓到他们。


    “明台,你怎么动手没个轻重?”


    帮苏医生掀开明楼的衬衣,左肋下贯穿着一道青紫,看着就觉得疼,阿诚终于忍不住埋怨起明台来。


    “你也别就说明台,明楼这都一把年纪了,不还学人家打架逞英雄?”


    这话听起来像是解围,其实是在指责他以下犯上,居然敢和自家大哥动手,明台更觉羞愧,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苏伯伯,都是我不好,我大哥他没事吧?”


    “死不了,这不是还喘着气吗?”


    这段时间苏医生赚了明家不少出诊费,几乎每次都是他明大少爷的贡献,想想就来气,哪还有好脸色给他们看。


    “还好骨头没断,但也伤的重,很难痊愈,以后稍使点力都会犯,隐痛更是一直,不过对他来说,恐怕这也不算什么。”


    明楼醒过来已经是深夜,就见明台趴在床边睡着了,脸上还挂着泪痕,知道自己是真的把他吓坏了。


    轻柔的抚摸着他蓬松的脑袋,明台蹭了蹭明楼的手心,又换了个姿势,他已经不是曾经那个可以抱在怀里,背在肩上的孩子了。


    “今后,你就留在我身边吧。”


    这话被明台一字不差的听了进去,他并没有睡着,只是把头埋在臂弯下,让幸福的泪水肆意渗透着衣服。


    门口,阿诚知道明楼如今的担子更重了,但他不忍进去打扰这一刻的他们,将目光转向客厅,那张三个人的合影上。


 怕明台打扰明楼休息,阿诚还是把他了赶回去,端着热牛奶再来看明楼,他果然已经坐到沙发上闭目养神了。


    “苏医生说…”


    “阿诚,你是不是也觉得我不中用了?”


    话被明楼生生打断,他笑容悲悯的望着阿诚,这种无力感让阿诚感觉像冰块被火烤着一样的难过。


    “那您还撑得住吗?”


    “你和明台都长大了,要是从前,你一定不会这么问我。”


 提到明台,明楼一闪而过的心疼被阿诚看在眼里,只是他从不心疼自己,所以谁也想不起来要心疼他。


    “如果大哥也学学明台,偶尔装装柔弱,那我们也好多关心关心您。”


    “没大没小。”


    阖目靠在椅子上,昏黄的灯光笼罩着他的面容,白日里总是梳的一丝不苟的头发,此刻也有几根银丝散落在外面。


    “过去的我,也曾明志,愿为天地立心,为苍生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太阳穴持续尖锐的钻痛,伴随着阵阵耳鸣,肋下也像针刺一样,可他越是被痛苦折磨越是没有表现。


    “而如今,于国,在世人眼里,我明楼只是个汉奸,于家,我辜负大姐的期望,也没能照顾好明台和你。”


    停顿片刻呼吸变得急促,阿诚想扶他躺下,明楼显然在强撑,却固执的把人拂开,也不知是和谁较着劲。


    “大哥,不管您怎么看,我只想告诉您,如果一切重来,我还是选择留下,我还是盼望能有一天和您并肩。”


    面对明楼在工作上的特立独行,阿诚的好脾气发挥的淋漓尽致,但对于他的健康问题,则是不肯迁就明楼的。


    “倘若有幸都能活到耄耋之年,那时你还是你,我还是我,我们还是我们。”


    声音逐渐变得模糊不清,明楼只能模糊的看到阿诚的嘴唇翕动,他知道阿诚又给自己下药了。


    “阿诚,你怎么敢…”


    “大哥,夜深了。”


    也不知这次睡了多久,起身时一阵头晕目眩,几乎从床上栽下去,忙乱中抓住了床头柜桌角才堪堪稳住身形。


    桌上的水杯和药却都被带落,摔得一地碎玻璃,明楼叹了一口气,扶着床头缓了片刻,想要起身去捡。


    才有了点动静,明台不知从哪里窜到跟前,他本就担心明楼,借着打扫的名义,一直猫在客厅。


    “大哥,怎么起来了,哪里不舒服?”


    “没事,就是想抽根烟。”


    在抽屉里摸索半天,总算从角落里摸出了一个只剩两根香烟的盒子,明楼自己拿了一支,给明台递了一支。


    香烟到了跟前,明台犹犹豫豫的迟迟不敢接,明楼轻笑,把烟戳在他手里,重重敲了敲明台的脑袋。


    “别装了,我知道你会,男人要敢做敢当,藏藏掖掖的像什么样子。”


    “我就知道,什么事都瞒不过大哥。”


    替他点上烟,火柴在空气中燃烧的很快,眼看就要烧到手指,明楼依旧没有要灭掉它的意思。


    “如果将来我们其中一个被抓,我希望你能明白该怎么做。”


    “如果是我被抓,大哥可以不管我,我也绝对不会供出任何人,但是如果是您,我没有办法袖手旁观。”


    火明显已经伤到了明楼,明台哪里还沉的住气,伸手就要去把它拍掉,火却突然蹭上明台的袖子。


    出人意料的举动让明台恍然,他能明白什么是引火烧身,只是他没想到明楼会用这样极端的方式告诉自己这个道理。


    “当你决定走上这条路开始,你就不该再被任何人,任何事所牵绊。”


    两个人并排坐着,良久沉默,明楼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烟,手时不时的给自己顺气,胸口着实有些憋闷。


    “大哥,您心里一定很苦吧。”


    苍白的烟灰被弹落在地,直到一支烟吸完,黑暗里的眼睛才又变得清亮,笑意化开,明楼低沉而又温柔的嗓音传了过来。


    “以后不要再抽烟了,对身体不好,大姐会担心。”


    后来他们又说了许多,说起这次的任务,说起明楼的计划,说起他的军校生活,但明台觉得这都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眼前的这个人,无论何时他都能是自己的依靠,明台郑重的喊了声大哥,明楼凝眸,这就足够了。
   

评论

热度(187)

  1. 懒猫黑球一溪风月 转载了此文字
  2. 惠心天天m 转载了此文字
  3. clm猫猫咖啡苦涩不加糖 转载了此文字
  4. 咖啡苦涩不加糖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5. 羽落柠檬我是大哥的女人 转载了此文字
  6. 小缺angel曲终人不散 转载了此文字
  7. sunshine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8. 我是大哥的女人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9. sherryfly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0. 天天m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