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蛇】第十四章 清除任务(下一章,五月见)

时光若缓.L.R.B.S:

    夜已过半,阿诚从明楼那里出来准备回房,厨房传来发泄似的剁板声,稍稍迟疑,心说这又在玩什么花样。


    “明台,大半夜的干什么呢?”


    “我看你和大哥都没睡,想给你们做点夜宵。”


    刀锋凌厉,上下挥动的毫无规律,明台头也不回继续着手上的活,阿诚绷紧身体,如临大敌。


    “不管这是什么,现在给我收拾东西回去睡觉。”


    “我不要,我要先把它端给大哥。”


    全程没有回头的明台停下动作,身体移动到了边上,板上留下一片艳红,看在阿诚眼里很是刺目。


    “明台,你不许胡来。”


    随着门被人推开,阿诚焦虑的声音传了进来,明楼正对着门坐在沙发上,看清来人之后,重新垂下眼帘。


    “大半夜的都不好好睡觉,吵什么?”


    表面舒适的陷在沙发里,心里却恨不得给他一巴掌,若自己身份不如他所想,如此这般不懂收敛,那和自杀有什么分别。


    “看大哥晚饭没怎么吃,所以我专门扒了一条蛇的蛇皮,做了三碗蛇羹,阿诚哥一起吃吧。”


    “我可不敢吃。”


    依稀从明楼的态度里看到了纵容,阿诚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语气半真半假。


    “那大哥敢不敢陪我吃了这碗蛇羹?”


    “我怕你吃了不消化。”


    转头看向明楼,眸光灵动不染笑意,清冷的对话正如他们此刻的关系,他们都知道明台的枪口将会对准谁。


    “算了,既然你们都不饿,就先放这儿吧,我也困了,大哥,阿诚哥,晚安。”


    东西被摆到明楼身前的茶桌上,这哪里是蛇羹,无非是三碗清汤面,加了被剁成泥的番茄。


    如来时那样,明台毫无规矩的走了出去,阿诚不似先前那么紧张,明台从他身边擦过,也没能从他脸上确认到什么。


    一场闹剧随之尘埃落定,明楼的手搭在前面,毛毯还是整齐的盖在腿上,保持着这种慵懒的姿势。


    散落的光斑氤氲出柔和的错觉,阿诚没有忽略明楼头上的那层薄汗,唇色暗淡苍白,与刚刚说话判若两人。


    “把东西拿出去。”


    晚饭是明台做的,明楼吃东西不怎么挑,可吃了这半生不熟的饭,还是让他直犯恶心。


    好不容易把这种感觉压下去,明台这个小祖宗又来折腾,明楼看到眼前的黑暗料理,整个胃都开始闷痛起来。


    他委实有些撑不住了,寒意从腹部蔓延全身,疲倦乏力跟着席卷而来,可意识却依旧无比清醒。


    “这个计划原本除了我,不需要再有任何人牺牲。”


    对面的大眼睛灵活的转动着,王天风原本最感兴趣的是死亡和黑暗,然而这次,对于明楼,他似乎又有了新的目标。


    “可我从你身上看到了美好,那是我向往的未来,只有你能替我实现。”


    是什么样的美好要沾满鲜血,明楼很想这么问他,眼前的画面却消失了,身体不断下沉,窒息感让他忍不住呻吟出声。


    猛的睁开眼睛,四周一片昏暗,寂静的只能听到他自己杂乱的心跳声,月光透过玻璃照到桌上,某个角落里的东西闪烁回应着。


    “大哥,您的眼镜呢?”


    那副眼镜其实连阿诚都不知道是打哪儿来的,只是某一天突然就出现在明楼脸上,就这么顺其自然,恰到好处的将他隐藏起来。


    “不需要了。”


    鼻梁上空荡荡的有些不适应,头发还是妥贴的梳理干净,眼睛暴露在空气里,这意味着,他明楼已经退无可退。


    天刚亮,明楼带着阿诚去上班,黑色汽车悄无声息的驶出明公馆,从明台的眼底缓缓消逝。


    “大哥,你究竟是什么人?”


 在一间密室里,明台向于曼丽,郭骑云下达最新的刺杀任务,一块临时竖起来的黑板上挂着明楼的照片。


 “汪伪政府,今日上午在周佛海公馆,举行重要的新政府金融会议,参会成员中有汪伪金融高层官员,明楼。”


     黑白照片里,明楼的眼睛像是在照片的另一边打量着他们,这让明台没来由的心虚起来。


 “明楼,我自己动手。”


    口气不容置疑,明台摘下明楼的照片,恭敬的放回衣服的内袋,手温柔的按在心脏的位置,脸上看不出半点杀气。


 “你真的要大义灭亲?”


 “不是我要大义灭亲,而是我的上峰要我大义灭亲。”


    阴暗寒冷的地下室,完全感受不到外面的温暖,明台在这里等待,他格外沉默的守在电台旁,直到钟声再次敲响。


    按照计划,由于明台和暗杀目标的特殊关系,只能由于曼丽和郭骑云乔装混入,而他负责远程监控,以免发生意外。


 锐利的双眼盯着迎面而来的汽车,前排坐着两个人,恍惚中好像看到了明楼,冷汗顺着额头流了下来。


    “不是明楼。”


    传音机里发出声音,瞬间把明台带出了噩梦,暗暗松了口气,立刻发出信号,就听三声枪响,无一落空。


    汪伪高层会议按时举行,却又因为汪曼春心脏病发作而临时暂停,其中最担心的自然就是明楼。


    可好巧不巧,就在几分钟前,要去接一位日本高级金融专家的专车出了问题,明楼作为负责人,便把自己的车借了出去。


    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汪曼春的秘书也是机谨之人,于是赶紧拿出车钥匙,跟着阿诚去请医生。


 医生离开之后,汪曼春逐渐从沉睡中醒来,而明楼正守在她身边,他紧紧握着自己的手,眼中柔情似水。


    “师哥,你一直都在这里陪着我吗?”


 汪曼春多希望时间静止,她感受着明楼的温度,明楼的心跳,她突然觉得,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他们都一定会在一起。


 忽然,她看到明楼眼角滚出泪花,长长的睫毛似乎是带着露水,明楼用了最大的力气把她抱入怀中。


 “曼春,你知道吗,是你救了我的命。”   


    从甜蜜中挣脱出来,明楼险些被暗杀的消息震的汪曼春又惊又怕。


    可知道死的人是刚到沪的日本经济专家,不免又起了心思。


    “师哥,这件事你跟我说实话,我一定会帮你。”


    若按利弊说来,这个日本人的到来对明楼是最大的威胁。


    无论是他对日本人的重要性还是他今后的发展可能,都会大打折扣。


 “我知道,你恨我大姐,可我始终把你视作我最爱的女人,只是没想到现在连你也不信任我。”


 “师哥,不是这样的,我自然是站在你这边的,可是你仔细想想这件事,很难和你脱得了干系。”


    这次任务可能引起的所有问题,明楼自然也都想过,若按现实来看,自己的确是最容易被怀疑对象。


    但越是所有证据指向自己,他们越是容易迷失,生怕这是共产党一石二鸟的计策,反而不敢轻易得罪明楼。


    原本若是配合着明楼的“死间”计划,那这次事件则是为了以后,坐实明楼共党身份的重要线索。


 “你就是在怀疑我,是不是我今天从这里走出去,被人用枪打上七八个血窟窿,你才肯信我啊?”


    泪水盈盈添在他的领口,明楼僵硬的身子微微颤抖着,感叹这如此聪明清醒的一个人,竟也会迷失在爱情里。


    “就算是我现在死了,那百乐门的舞照跳,跑马场的马照跑,没有人会为我哭,为我笑。”


    “不,师哥,你还有我,我不会再离开你,我会保护你。”


    听着耳边嘤嘤不止的哭声,他下意识地看向手表,明台应该已经安全撤离,但自己今天怕是不会好过。  


    “先生,大家都在等您。”


    消息被76号截住,并第一时间传达给明楼,由于事关重大,所以现在等候在外的人都还蒙在鼓里。


    “各位同仁,我刚刚接到了一个让我既悲痛又震怒的消息…”


    他就像天生的强者,即便身处逆境,依旧抵挡不住他行为举止中,散发出来的气势。
   
    “对此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在这里代表特务委员会特工总部,正告新闻界,对这起刺杀,我们一定会追查到底。”


    台上,明楼眼眶发红,声嘶力竭,这是一场极其成功的演说,似乎每个人都能感同身受。


    闪光灯下,男人完美的微笑,举手投足泰然自若,而旁边的年轻人贴身护着,不让拥挤的人流靠近他半寸。


    “先生,都结束了。”


    “结束了?”


    周围忽的安静下来,明楼眼前正天旋地转,偏偏还不动声色,故作深思的喃喃自语。


    “今天你烧饭吧,明台那小子做饭实在太难吃。”


    “您还想着他会做饭,没把房子拆了就算不错了。”


    从后车镜看去,明楼胡乱抹了把额头的冷汗,为了掩盖自己的不适,脸上还带着不羁的笑容。


    “该面对的总要面对,怕什么?”


    太阳已经急急坠入暮色,满眼陌生而又熟悉的街道高楼,这个城市里有着他们全部的期许。


    “难道大哥什么都不怕吗?”


    阿诚的话堪堪停在嘴边,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让他心里直发凉,算尽生死的明楼,他怎能有所畏惧?

评论

热度(162)

  1. 懒猫黑球一溪风月 转载了此文字
  2. 惠心天天m 转载了此文字
  3. clm猫猫咖啡苦涩不加糖 转载了此文字
  4. 咖啡苦涩不加糖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5. 羽落柠檬我是大哥的女人 转载了此文字
  6. 小缺angel曲终人不散 转载了此文字
  7. sunshine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8. 我是大哥的女人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9. 天天m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0. sherryfly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1. 天天m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2. fa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3. 曲终人不散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4. 一溪风月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15. 非卖品%只管拖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