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蛇】第十三章 灰色地带

时光若缓.L.R.B.S:

 在一场波折百出的相亲之后,两个小的相谈甚欢,险些就当场定了亲,最终还是长辈理智些,毕竟来日方长。


 回到家,明镜追问明台,以前是不是认识程锦云,不然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配合,可明台自然是不会承认。


    这次,明楼也没明镜那么纠结,相反还建议明台多约程锦云出去玩,增进感情,最好年底就把亲事定下来。


   “难道你不觉得事情太顺利,有些蹊跷吗?”


 “姻缘二字最讲究的就是一个‘缘’字,有的时候,缘分到了,该遇到的就遇到了。”


    不得不佩服明镜的第六感,从来心里缺根弦的人,这次居然在明台的事上弄得这么明白,可明楼哪能顺着她的话说下去。


 “也许吧,你是没看到这个场面,他们两个真像是前世认识的一样。”


 “那就是郎情妾意,顺其自然就好了。”


    简简单单几句话,虽然没让明镜完全消除怀疑,但从明楼嘴里说出来,就像是给她吃了颗定心丸一样踏实。


    “等明台结婚,也该给阿诚找个知心的女人了。”


    “他会自己看着办的。” 


    心思放在报纸上的明楼随口答着,他哪里空去管这些事,在他现在的脑子里,就只剩下“可用”和“可弃”了。


    所以连撮合明台谈恋爱,也不过是为他日后改弦更张做好铺路,只是这些心思过于城府,哪敢让明镜知道。


    “阿诚天天跟着你,哪里有机会认识一些可以相守一生的啊?”


    笑着从报纸后探出头来,他知道明镜的用心良苦,自己在这方面是不可能了,那让两个弟弟弥补她这个遗憾也是好的。


    “这孩子跟了你这么多年,你也一直把他当做弟弟,难道就没想过把他写进家谱?”


    阿诚虽然跟着明楼的姓,明家宗谱上却始终不曾有过他的名字,明楼更是从来不提这件事,也难怪阿诚总要有些别的想法。


    “若是有朝一日,我深陷囫囵,那这个疏漏也许还能救他一命。”


    在外人看来的形影不离,若明楼被暴露,阿诚必然会受到牵连,可若只是主仆关系,那或许还有转寰的余地。


    此时的明楼自然也没有想到,他留有的这张生死牌竟是在解放以后,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当然,那也就是后话了。


    假装没听出明楼话里的凄凉,明镜嗔怪他心思太重,看明楼勾起的嘴角,这本是七窍玲珑的性子,偏偏总在自己的事上犯糊涂。


    “现在离吃饭还有点时间,厨房里有银耳莲子羹,我去给你盛点,你先填填肚子。”


    “大姐,不用麻烦了,我不饿。”


    最近明镜总是给他添小灶,只要他人在家里,几乎时时刻刻要被明镜逼着吃这吃那,还总是担心他哪里不舒服。


    “不饿也要吃,这个养胃的知不知道,特地给你熬的。”


    那次昏睡之后,明楼第二天照旧神采奕奕的去上班,可明镜只当他是虚架子,开始亲自料理明楼饮食,配合着中药调理。


    虽说费了好大的心思,却没能把明楼喂到刚回国时的体格,好在没继续消瘦下去,身体也算有些起色。


    汪芙蕖的死让明家受到了监视,表面上风平浪静,实则暗波汹涌,明楼的计划也在潜移默化的推进着。


 “你不信任我,甚至派人跟踪我,监视我,我万万没有想到你会这样对待我。”


 “师哥,我只是想把事情查清楚。”


   与汪曼春第一次面对面的激烈冲突,就在新政府办公厅,明楼的办公室。


 “可你的手伸得也太长了,汪曼春处长。”


 走廊上到处都有人窃窃私语,也许是76号平常的工作过于乏味,甚至还有其他科室的人跑过来凑热闹。


    “没事做了吗,都给我回去。”


     阿诚带着几个秘书将围观人群散开,可越是如此,这些人就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很快就多了很多版本的故事。


 不过,还有一个危险的声音也一同传了出来,那就是作为新政府的高级官员,为什么明长官从来就没有遇到过袭击呢?


    “先生,我们恐怕有麻烦了。”


    “是时候看看他从疯子那里都学到些什么。”


    兴许是刚刚和汪曼春的争吵有些耗神费力,熟悉的痛感让人不怎么舒服,明楼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头上规律的按揉着。


    看明楼又头疼,阿诚心里着急,不过听苏医生交代,以后犯病得时候,要尽量保持周围安静和减少光线,便不再出声,又把窗帘拉严。


 突如其来的密杀令,简直把明台的心给慑住了,自从回家,他默默观察明镜对大哥的态度,也坚信明楼绝对不是汉奸。


 “今日密电,上峰指示,清除汪伪政府要员明楼,由你亲自执行任务。”


 简简单单一句话,犹如晴天霹雳,明台感觉自己脚下的泥土开裂,自己直坠下万丈深渊,眼前一片昏黑。


 原来明楼和自己不是一路人,那么他很可能和明镜都是地下党,明台忽然想到程锦云,也许她能核实自己的观点。     


    他看着程锦云温柔的眸子,想问的话竟一时说不出口,如果不是怎么办,难道自己真要对明楼下手吗?


    程锦云打开书柜,取出两张报纸,上面都是新政府发布的新金融政策,还有明楼与周佛海的照片。


 “你研究过我大哥,为什么?”


 “知己知彼。”


 明台顿时陷入一种绝望的境地,她的这句话等于是在暗示自己,明楼根本不可能是共产党。


 “那根据你的调查,你认为他是什么人?”


 “他应该是介于重庆政府和周佛海之间的桥梁,若以黑白来论,你大哥应该是灰色。”


 脑海里快速闪回,从明镜的态度,阿诚的暗示,粉碎计划,汪芙蕖的死,还有那个一直没露过面的上峰。


    明公馆如往常平静安详,明楼和阿诚一前一后进了家门,明台从沙发上蹦起来,殷勤的去帮忙拿东西。


    “怎么今天这么乖?”


    “大姐这两天去苏州扫墓,特地嘱咐我照顾您啊。”


   明楼表面依旧波澜不惊,摸了摸明台的脑袋,然后带着阿诚回房换衣服,就连多看他一眼也没有。


   努力把心里的疑问压了下去,明台安静的坐在饭桌前等着,可是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还在期待些什么。


   这顿饭吃的着实煎熬,饭桌上明台一直观察着两个人的表情,可除了阿诚给自己多夹了两筷子菜之外,什么都没有。


    吃完饭后,明台看阿诚在不停地打电话,明楼则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小憩,于是他放轻脚步,溜进了书房。


    明楼的书房很宽敞,办公桌方方正正,摆着文房四宝,桌面洁净,一尘不染,书柜贴着一面墙,全是玻璃镶嵌的窗。


     隔着透明玻璃可以看清书目,只不过,书柜门是上锁的,最显眼的就是明楼搁在书案上的黑色公文包。


    他认得这个公文包,明楼在巴黎讲学的时候常用,已经很旧了,据说是父亲的遗物,所以很珍贵。


    “大哥,说起来我的拳术还是您教的呢,要不我们比划比划,您也好看看我有没有进步。”


    “我现在累的很,你找阿诚比划去。”


    那年暑假的时候,明台央求着明镜要去法国玩,明镜也同样挂念着明楼便答应了,还让明台带了不少东西过去。


    “大哥,知道您为什么站久了会腰疼吗?”


    明楼恹恹的抬起头,用眼神示意他说下去,明台先把自己挪到了门口,这才冲明楼大声喊着,说完赶紧逃了出去。


    “您是该减肥了!”


    “没大没小。”


    关上房门,明楼这才反应过来,忍不住对着门口笑骂,明台站在外面笑得合不拢嘴,为自己的恶作剧成功而得意。


    “我说怎么半年不见,大哥就变成这般模样,原来是因为阿诚哥烧的菜越来越好吃了。”


    明台临走前还让阿诚以后少喂明楼,却不知那时,明楼因为知道他要来,坚持签了后果自负的通知书才得以出院。


    把镜框重新放回明楼的桌子上,回过神来发现阿诚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口,正目光复杂的看着自己。


    “大哥的书房平常不让人进来,你是知道规矩的,别为难我。”


    两个人一起从书房走出来,看着阿诚把门反锁,明台倒并不急着离开,而是有意无意的说话试探。


    “我大哥在替新政府做事,对吗?”


    “大哥替谁做事,与我无关,我只知道,自己在替大哥做事。”


    脸上还带着自如的笑,阿诚巧妙的化解了明台的影射,明台感叹,不愧是从小跟在明楼身边,无论对谁,分寸都能拿捏的恰到好处。


    “阿诚哥,有些工作其实是可以改变的。”


    “对我而言,这不是工作,而是信仰。”


    这场貌似没有目的的友好会谈,在明楼出现的时候就结束了,明台是个聪明人,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没事吧?”


    “顺风顺水。”


    进了书房,明楼首先把黑色皮包打开,拿出最上面的一份文件,上面赫然写着“首席经济司会议时间表”。


    阿诚略显局促,在刚刚的对话里,他能感受到明台已经存了杀念,因此越发担心起明楼的安危。


    “大哥,要不然趁大姐她们不在家,把事情都告诉明台吧。”


    “演戏要演就演全套,从他跟王天风走的那一刻起,他就该做好这种准备。”


 明楼走向窗边,玻璃上清晰的反射出明楼神情,那一刻就像深沉的大海,让人窒息在他的阴影里。


    原来他也有血有肉,也会痛苦,会彷徨,只是他太善于伪装,以至于有时连他自己都忘了什么是悲伤。


    “如果他做不到,那我就踢他出局。”

评论

热度(154)

  1. 惠心天天m 转载了此文字
  2. clm猫猫咖啡苦涩不加糖 转载了此文字
  3. 咖啡苦涩不加糖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4. 羽落柠檬我是大哥的女人 转载了此文字
  5. 小缺angel曲终人不散 转载了此文字
  6. sunshine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7. 我是大哥的女人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8. sherryfly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9. fa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0. 一溪风月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11. 靳苓彦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2. 曲终人不散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