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蛇】第十二章 明镜做媒

时光若缓.L.R.B.S:

    送汪曼春回家的路上,她咄咄逼人的说着许多猜测明镜身份的话,阿诚在前面听的心惊肉跳。


   “你敢说,明镜她不是左翼份子,她不是红色资本家,她也就仗着你了。”


 “曼春,人活在这个乱世里,哪一个心里没有伤疤,只是我心底的伤,就算是千疮百孔,也没人瞧得见。”


 这番感悟很是动情,明楼有些分不清自己究竟在说真话还是在演戏,于是他安心了,能骗的了自己的演技,才是最好的伪装。


 “师哥,你还有我,你的伤,你的痛,就让我用一辈子来替你抚平。”


 当汪曼春抱住他的时候,他并不厌恶,因为他真的感觉到,这个女人爱他,不死不休。


    只是他这种人,注定无法再爱了,他身上的责任已经压的他喘不过气来,而爱情这种奢侈品,更是只能远观。


    明楼到家已是傍晚,阿香和桂姨在厨房忙碌,明台陪着明镜说着什么有趣的事,两个人都笑得前仰后合。


    记忆里很久没有这般温馨热闹过了,明楼换了身衣服走出来,餐桌上已经摆好碗筷,家人们围坐在桌前就等他了。


    “大哥,快来吃饭啦,鸽子汤都要被阿诚哥吃光了。”


    看着明台欢乐可爱的样子,明镜残留在心底的一点点寂寥也被他扫得干干净净,起身拿给明楼盛了碗汤。


    “别听明台胡说八道,这汤是我特地让桂姨给你熬的,你今天必须得把它喝掉。”


    “大姐真偏心,好东西都给大哥留着。”


    明台假装生气的嘟着嘴,大口扒着碗里的饭,说话时还喷的满桌都是,惹来明楼一通责骂。


    “我对你还不够好啊,昨天还专程请苏医生给你做媒来着。”


    趁着所有人都在,明镜宣布了这个好消息,明台的脸色瞬间变了,他太了解大姐了,她一般做了决定,才跟你“商量”。


    “我才不要结婚呢,大哥还没结婚,为什么偏偏要我结婚,我不干。”


 “为什么不结婚,你又不比别人差,一表人才的。”


    觉得压根没法和明镜说下去,索性甩了碗筷,提腿要溜,就听到身后传来了明楼低沉的声音,满满都是威胁。


    “你回来,给我坐下。”


    在气势上输给明楼并不丢人,明台灿灿的坐回自己的位子上,求助的看向阿诚,后者却只是憋着笑,埋头安静的吃饭。


 “苏医生有个表妹程小姐,是百里挑一的贤惠女子,又聪明又能干,跟明台很般配。”


 “苏医生的表妹,我好像有点印象,挺不错的。”


    凡是明镜要做的事,明楼向来都全力配合,明台听着他们一唱一和的对话别提有多别扭了。


 “她比明台是大了点,不过大一点有大一点的好处,知道疼人。”


 听明镜嘴里都是好,明楼也忍不住笑了起来,随即很是认同的点着头,可明镜哪管他的意见,这些话无非是想说给明台听的。


 “苏医生保媒,历来就有学问的,必然是门当户对,也不会委屈了谁。”


 “连你这样说的话,那就找个日子见面吧,明台也不小了,早点结婚,成家立业,像他这样的性子,总要有个人管束着才好。”


 两个人随口的交谈居然就把事情给定了,明台急得不行,气得不行,实在捺不住性子的他,突然站了起来。


 “我不想相亲,我也不想结婚。”


 “你不想结婚,那你到‘烟花间’干什么去了?”


    明楼声音很轻,可桌上所有人都听的清楚,明台瞬间像霜打的茄子,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你小小年纪去那种地方干什么?”
 
    明镜气得拿筷子砸他,明台伸手把筷子接住,又往后缩了几步,似乎随时准备逃跑的架势。


   “我就是不想结婚,我干吗不能去‘烟花间’啊,我都是成年男人了,大哥去得,为什么我去不得?”


    看明楼停下了喝汤的动作,抬头看向自己,眼里的杀气立现,明台这才慌了神,直接跑到明镜身后躲着。


 “大姐,您甭听他胡说八道,阿诚,把这小东西先关到书房去。”


    明台心说完了,阿诚从来都是唯明楼的命令是从,自己这次恐怕在劫难逃,闭着眼睛把心一横。


    “那我就拆了你的书房!”


    “你敢,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碗筷被明楼重重的拍在桌上,吓得明台浑身一哆嗦,好不容易攒起来的勇气转眼半点不剩,而明镜为了逼他就范,只当没看见。


 “我告诉你,你乖乖听话,别想着节外生枝,我们明家就指望你开枝散叶了。”   


 “放着大的不去开枝散叶,拉着小的做垫背。”


    明镜又何尝不想看到明楼娶妻生子呢,可是自从樱花号事件,明楼向她摊牌之后,她就知道自己管不了他了。


 怕明台的话要让明镜伤心,明楼难堪,阿诚又作势去拿他,明台赶紧丢下椅子,飞快地跑上楼去了。


    “大姐,我也饱了,您慢慢吃。”


    “谁允许你走的,这汤必须都给我喝完。”


    这段小插曲似乎就这么结束了,明镜则开始监督起明楼喝汤,她这些天在明楼的饮食方面可下了不少功夫。


    这盅鸽子汤,说是汤还不如说是药膳,油已经被细心的撇掉,但浓郁的药味实在是让明楼提不起想喝它的欲望。


    “派程锦云去策反明台,真的能行吗?”


    “只要能让他看清党国内部,他会做出选择的。”


    头也不抬的读着最新的情报文件,前方战事越发吃紧,政治形势也会随之改变,而上海的经济还要靠他来力挽狂澜。


    “那我去安排,不过郭骑云毕竟是毒蜂的人,万一他把事情告诉了毒蜂,我们怎么办?”


   “毒蜂不在意这些,这也是我唯一欣赏他的地方。”


    说起这个人,明楼从不觉得他是自己的朋友,充其量只当他是和自己共事过的熟人,所以这样的夸赞真是少之又少。


   “可是,是他带走了明台。”


   “如果我还能见到他,我真想一刀一刀活剐了他。”


     阿诚不知该怎么理解这句话,如果真的再见,那必然你死我活,恐怕这也是明楼最不愿看到的局面。


    这个话题并没有持续多久,明楼现在太需要时间了,根本没有力气顾忌自己的心情,就像上了发条一样不知疲惫的运作着。


    忘我的工作之后,明楼活动着发酸的脖子,这才发现阿诚还在房间里,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些天看你一直闷闷不乐的,在大姐面前我也不好说你,现在给你个机会,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这个问题您可以不回答,但请您千万不要骗我,在医院做的那些检查里,是不是真的有什么问题?”


    书桌上的台灯光线昏黄,明楼的脸被投射的有些暗淡,他沉吟着像是在准备措辞,这片刻的静默让阿诚很是不安。


    “我的确有些事瞒着你,只是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


    “什么叫严重,什么叫不严重,如果您在不该发病得时候发病,影响了任务,难道就不严重吗?”


    这些话说的直白,阿诚特别强调了任务,他觉得在明楼的世界里,恐怕只有这些事能引起他足够重视。


    “原来你是在担心这个,放心吧,即使我因为某些原因无法参与,一切也还是会按照计划完成。”


    “我担心的不是任务,是您,您知道当您倒在飞机上的时候,我有多害怕吗,如果您真的出了什么事,您想过我吗?”


    疏离淡然的态度激的阿诚气血翻腾,他可以服从明楼的所有指令,却无法容忍明楼对自己的安危毫不在乎。


    “我知道,所以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


    “那您能保证一直都好好的吗?”


    冷不丁被阿诚质问,明楼挑眉看了过去,这样的关心让他无法接受,他的内心不愿让自己依赖任何人。


    “大哥,您不要想着怎么敷衍我,跟着您这么久了,我自然知道您哪句是真话。”


    阿诚巧妙的堵住了明楼的所有借口,这些感情发自内心亦是顺理成章,他希望明楼能给出他想要的答案。


    “您还记得您给我的家规吗,不要受伤,不能生病,不许逞强,可是您呢,您做到了吗?”


    “阿诚,我只是长期失眠引起的偏头痛,这个病目前也没什么好的治疗方法,告诉你也只是徒增烦恼。”


    如果说明楼刚刚还在迟疑,那他现在的确是妥协了,只要是在家里,不管是对着谁,他都只能是识实务者为俊杰。


    “您不说才是给我最大的烦恼,您这病发作过多少次了,每次会持续多久,发作的时候除了头痛还有哪里不舒服?”


    “也就最近发作的比较频繁,发作前会视线模糊,四肢无力,然后就是头疼恶心,不过很快就会缓解。”


    这些话被阿诚用心记了下来,他想着明天要去问问苏医生这种情况该怎么办,明楼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让他实在是很无奈。


    “您怎么能对自己这么无所谓,以后您要是再瞒着我,我就去告诉大姐。”


    “你现在是和明台越来越像了,一点规矩都没有,看来我要学学大姐,好好整肃整肃家风。”


    门外,明镜手里端着牛奶似月光了无声息,她站在那里很久了,久到原本还温热的牛奶都已经变得冰凉。


    “大哥,早点休息吧,明天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


    把手被人从里面转动,随之传出了一声长长的谓叹,这是怎样的一种心情,明镜说不上来。

评论

热度(154)

  1. 惠心天天m 转载了此文字
  2. clm猫猫咖啡苦涩不加糖 转载了此文字
  3. 咖啡苦涩不加糖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4. 羽落柠檬我是大哥的女人 转载了此文字
  5. 小缺angel曲终人不散 转载了此文字
  6. sunshine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7. 我是大哥的女人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8. sherryfly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9. fa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0. 一溪风月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11. 靳苓彦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2. 寂寞疯狂的医学渣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