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蛇】第十一章 身有隐忧

时光若缓.L.R.B.S:

    也不知过了多久,苏医生才风尘仆仆的赶来,这次连客套都省了就被明镜请进书房。


    “苏医生快看看明楼是怎么回事。”


    “大少爷以前身体很好,只是那次的伤到底还是亏了根本,现在自然要体弱些。”


    都到这个地步了,阿诚不想拦着苏医生想说的话,有些事瞒是瞒不住的,索性就都让明镜知道吧。


    “怎么回事,明楼什么时候受的伤?”


    “就是大少爷刚出国时的鞭伤,本来好好养着也没什么事,可大少爷非要逞强出国,结果是元气大伤。”


    苏医生一点也没觉得自己多嘴了,像明楼这样心已枯死却还非要活着折磨自己的病人,他从来都恨的牙痒痒。


    “不过像他这样,之前那么重的伤都能挺过来,筋骨总是比常人硬些,明董事长也不必太过紧张。”


    由于这次明楼不太清醒,苏医生也没把人赶出去,所以一边和明镜说着,一边认真的做着检查。


    “都是我的错,是我把他打成那个样子,还逼着他出国。”


    “现在追究这些责任也没什么意义,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大少爷把身体养好,这就要靠你们多关心了。”


    阿诚在一旁低头不语,他清楚明镜知道这些会伤心,但他更不愿看到明楼的苦心总是被掩没。


    明台原本听说是明镜被76号抓住了,从影楼匆匆赶了回来,到家就见所有人脸色沉重的围着明楼。


    “苏伯伯,我大哥怎么了?”


    “大少爷这次是思虑过重引起头痛,再加上最近休息不好,现在只是累的睡着了。”


    整理完手上的药箱,苏医生拿些不痛不痒的话搪塞着,明楼不肯来医院做检查,靠他手上这些简单设备怎么可能看的清楚。


    明镜面容憔悴的坐在床边,帮明楼按着头上的穴位,头发松散下来,隐藏在里面的银白让她恍惚。


    泪水围着眼眶直打转,明镜难过的想着,明楼这些年究竟做了些什么,竟让他殚精竭虑至此。


    “阿诚,我现在最担心的是明楼的头疾,我怀疑是有东西压迫了他的神经,你们在法国医院不是做过很多检查吗?”


    “当时只是说大哥外伤重 ,可能很难恢复成以前的样子。”


    刚到法国时明楼就被送进医院,阿诚到现在都记不清自己是怎么在病危通知上签的字,不过总算明楼是熬过来了。


    “做的那些检查总有诊断单子吧?”


    “大哥很快就醒了,后面的治疗,医生都是直接和大哥商量的,我去问过,他们说这是病人的隐私不肯告诉我。”


    送苏医生回到医院,两个人说话开门见山,阿诚这几天被明楼吓得不轻,对苏医生的问题更是有问必答。


    “是明楼有意瞒你,看来情况不容乐观。”


    自责压的阿诚喘不过气来,如果他当时不去相信明楼所说的一切都好,而是把病历偷出来看了,那明楼现在的情况是不是会好的多。


    虽说明楼只是睡着了,可看那苍白的面孔,明镜心里酸楚,他还是这么固执,不肯有半点示弱。


    明镜回想着明楼刚出国的那段日子,都是阿诚打电话回来给她报平安,甚至连信也都是阿诚写来的。


    阿诚模仿明楼的字有时连他们本人都分不清,明镜却总能看出来,原本这是姐弟两个难得的默契,不曾想这回却让她更气明楼。


    只是她不知道那时明楼还躺在医院,虚弱无力的都拿不动笔,生怕字迹惹明镜担忧,而那些寄出去的信,都是经过了他的口述罢了。


    明镜却一直以为明楼是在恨自己拆散了他们,不肯与她说话,心里还为此难过了好久。


    即便是睡着了明楼也不踏实,他似乎又回到了小祠堂,他跪在牌位前,耳边只有鞭子打破空气,划开皮肉的声音。


    他大约能猜到明镜那刻的心境,恨也不是,气也不是,于是所有的纠结都打在了他身上,打进了他心里。


    可明楼想的是什么,明镜却不知道,他那天第一次杀人,他发现原来夺走别人生命是这么容易,他突然有些希望能就这么死去。


    “弟弟,你怎么忍心就这么丢下姐姐。”


    画面转变的太快,仿佛电光火石般不可收拾,头上传来猛烈的锐痛让他呼吸都快要停滞,喉咙里忍不住发出了支离破碎的呜咽。


    胃疼,头疼,伤口疼,明楼已经分不清是哪里在疼,他忽然从梦中惊醒,掩着嘴浑身颤栗。


    他什么也没吃,扶着床沿费力的呕着,断断续续吐出些清水,最后把前面阿诚给他喂下去的药也给吐了干净。


    “明台,快帮忙扶着你大哥。”


    其实不用明镜说,明台已经一个健步到了明楼身边,他从未见过这么狼狈的明楼,浑身被冰冷的汗水浸透。


    每次杀人或者看到有人被杀,明楼都是这般模样,他痛恨自己至今都如此软弱的内心,这样的慈悲善良不是他配拥有的。


    胃里的痉挛在他重躺回床上之后席卷而来,空荡荡的疼,他似乎还能闻到让人作呕的血腥味。


    容不得明台多想,这样骇人的气氛就和那年如出一辙,只是那时的明楼一身是血的躺在小祠堂那冰冷的地板上。


    “姐,求求您别打了。”


    小小的明台被阿诚推进了祠堂,他在里面所见的情景岂止能用惨烈来形容,流泪震怒的明镜,忍痛颤抖的明楼。


    似乎是明台的声音让明镜恢复了理智,原本知道这件事,她打死明楼的心都有,可看到奄奄一息的明楼,终于还是动摇了。


    扬起的鞭子没再落下去,她颓然的跌坐在明楼身边,门外的阿诚不得进来,只能在外面重重的叩拜求情,希望明镜能够听见。


    “您索性打死他干净,让他这样吊着一口气活着,就和那些日本人审讯犯人一样啊。”


    苏医生的话很是刻薄,这也是他唯一一次对明镜这般说话,他实在无法容忍这样残酷的刑法。


    让他最为惊奇和不忍的是明楼竟然始终保持着清醒,他不想死或者不敢死,他怕这么一睡就再也醒不过来。


    “熬不住就睡吧,苏伯伯在这里,不会让你有事的。”


    给明楼打了止痛针,苏医生俯在他耳边柔声说着,过了一会儿再看明楼,果然不再苦苦挣扎昏睡了过去。


    明镜被苏医生挡在门外,听着阿香抽抽搭撘的哭着,又看到阿诚头上还磕破了皮,心情更是烦乱,只好拉着他先去消毒上药。


    “等过两天你大哥好些了,我就送他出国。”


    “大姐,我想跟着大哥。”


    把阿诚搂进怀里,明镜难过极了,她不知道等明楼醒了该怎么面对他,可除了自己,谁还愿意管他呢。


    “那大姐就把明楼交给你了。”


    “是,大姐。”


    酥软的承诺熨贴着明镜的内心,也许尽快离开这里,对她或者对明楼都是最好的选择,她这么宽慰着自己。


    在明楼痛苦辗转的那几天,明镜不曾去看过,她强迫自己狠下心来,直到明楼答应去法国,临别前一天,她见了明楼。


    明楼还是笑盈盈的看着明镜,小心翼翼的靠在她肩头,那时他浑身上下唯有一处是好的,那就是他的心,还是暖的。


    灰蒙蒙的天空笼罩着一层阴影,连日来,上海各大报纸详尽地剖析了汪芙蕖的那场血案。


    76号人心惶惶,走路看见影子,也怕是有人跟在后面要杀他,太阳底下走不得,月光底下更是不敢走。


    梁仲春念着悼词,他涨红了脸,拼命梗着脖子,而这个人和这身衣服,这副表情,让汪曼春感到恶心。


    汪曼春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冷哼,不愿再和这群人浪费时间,出了门口居然有人在等她,她十分意外。 


    阿诚并不知道汪曼春什么时候会出来,他只知道,明楼让他等着,他就必须把人等到。


    等这个女人迈出76号大门的第一时间看到自己,因为此刻自己代表明楼,代表明楼的关怀。


    果然,汪曼春看见阿诚站那里,着实心尖一热,原来还有人在默默关心她,照顾她,注视她。


    “汪处长,我家先生叫我在这等您,带您回汪公馆。”


    “师哥在我家?”


    那天在76号分别,她已经三天没见明楼了,心道是明镜在外受了委屈,又拿明楼出气。


    “是,昨夜里就去了,忙着布置灵堂,先生说,出殡的时候务必隆重,所以,请汪处过去商量,筹备。”


    车缓缓启动,汪曼春隔着车窗看着两旁逆行急闪的树木,阿诚从不主动说话,她却很想听他说说明楼的情况。


    失去了汪芙蕖这座靠山,不仅让汪曼春感到恐慌,甚至对明楼产生了很强的依赖,可明楼,靠得住吗?


    “师哥这几天都在忙什么?”


    “大哥那天回家后,身体不大舒服,苏医生让他静养。”


    似乎是话里有话,阿诚和明楼同样清楚这点,有些时候只要给出些若有若无的线索,汪曼春就能抓住不放。


    “一定又是你们家那个老女人打了人。”


    见阿诚沉默下去,汪曼春只当他是默认,想着明楼带着伤还替自己操心,感动不知不觉也变得更深了。


 大年初七,汪芙蕖出殡,明楼事先派人清理了街道,一路上都显得十分肃目,汪曼春却觉得这种仪式既隆重又从简。


    明楼按例陪汪曼春于庙堂之行,梵音绵绵,于香火缭绕中的那一套,彼此无需多言。


    看着汪曼春缓缓跪在蒲团之上,明楼注视着那忧郁而美丽的背影,心已麻木,早已习惯冷漠,早已习惯伪装。


    汪曼春无比虔诚,她从不祈求,如今却卑微一跪,只求能与身后的那个人长长守候。


    最终以明楼脱下外套,包裹起汪曼春,揽她入怀,而结束整个漫长的“葬礼”。


    对汪曼来说,这是汪芙蕖的葬礼,从此她孑然一身,无牵无挂。


    对明楼来说,是两颗曾经相爱过的“心”的葬礼,从此身份迥异。

评论

热度(181)

  1. 惠心天天m 转载了此文字
  2. clm猫猫咖啡苦涩不加糖 转载了此文字
  3. 咖啡苦涩不加糖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4. 羽落柠檬我是大哥的女人 转载了此文字
  5. 小缺angel曲终人不散 转载了此文字
  6. sunshine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7. 我是大哥的女人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8. sherryfly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9. fa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0. 一溪风月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