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蛇】第十章 风声鹤唳

时光若缓.L.R.B.S:

    明公馆,阿诚咬着嘴唇,单薄的身影笔直的跪在大厅里,明镜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偷眼打量着明楼的脸色。


    “怎么回事,说话!”


    在明镜出门后,明楼便带着阿诚上班去了,和经济司那些人开完会,没见阿诚等在门口,明楼知有蹊跷,却不动声色。


    排除了自己暴露的可能,便如平常一样转身回办公室,这种时候他倒不慌了,心思百转,反应极快。


    目送阿诚带着明镜离开,明楼也没有要去问清楚的意思,反而隐于帘幕后,锐利的扫过楼下的每个人。


    “都是我的错,我没想到他们会在回家的路上设计大姐,我那时候担心跟的时间太长,容易被发现,所以提前把我们的人撤了。”


    “你,你们怎么敢跟踪我?”


    明镜从话里找到了可以发作的地方,又觉得阿诚是受了自己的牵连,有意想把明楼的火压下去。


    “你怎么做事的,这种事情也用我教你?”


    其实事情发生后,阿诚都快把自己恨死了,现在听到明楼这般责问,也觉得是罪有应得。


    怕只怕明镜为了围护自己,情急之下再说出不该说的话来,惹得明楼伤心,那自己就真的是难辞其疚了。


    “76号有人想拿我做文章,外人想对我家人动手,你不知道吗?”


    在办公室里,明楼已经想到了这件事发展的最坏结果,他不敢想下去,却逼着自己不得不想下去。


    脑海中的画面不停地撕扯着他,大姐一身是血的望着他,那双眼睛里有恨,有怨,还有那让人无法直视的爱和不舍。


    “你的意思是,你监视我,就是在帮我?”


    “您难道觉得您不需要我帮助吗?”


    对于明镜身处险境而不自知,明楼心里一阵后怕,头疼的更是厉害,两边太阳穴突突的跳着。


    “看来我真是该谢谢明长官。”


    “大姐,他们对您开刀其实是想放了我的血。”


    听明镜连称呼都变了,明楼语气软了下来,阿诚哪敢听他们再吵下去,硬着头皮替明镜说话。


    “大哥,大姐也只是误闯了黑市,应该不会有确凿证据的。”


    “应该没有,那是有还是没有啊?”


    这话不说还好,阿诚此刻恨不得咬掉舌头,明楼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镜片在灯光下显得薄而透亮。


    “你拿阿诚撒什么气,是76号的人抓的我,你有本事拿他们出气去。”


    “好啊,我现在就去76号。”


    明镜还在替阿诚抱着不平,转眼明楼就已经一步踏出了家门,转头再看地上的阿诚,同她一样一脸茫然。


    “你还跪在这里干什么,快替我去看住他,别让他再惹出什么事来。”


    被明镜连拉带拽的扶了起来,追出家门却已经晚了,明楼早让司机发动汽车,根本没有要等阿诚的意思。


    司机好心提醒,明楼向后看了看,就见一瘸一拐跟着车跑的阿诚,只是催促着车开的再快点。


    家里的闹剧主要是演给桂姨看,明楼隐隐觉得事情发生的太过巧合,这类事以前还从未出现过差错。


    虽然不确定是不是真的有人要拿明镜开刀,反正不管怎么说,明楼都不能容忍这种威胁明家的人活着。


    至于阿诚,他其实没什么实际官职,如果让他动手,只怕以后闲言碎语会对他不利。


    而另一边,梁仲春知道事情闹大了,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边教训着他的手下,一边求汪曼春给他出主意。


    汪曼春刚要说话,明楼就一脚踹开了办公室的门,把里面的人下了一跳,手几乎同时摸上了枪。


    “梁处长,你很会做人啊。”


    明楼截住了话头,他要牢牢的控制这场谈话的主动权,最重要的是要试探他们对这件事的态度。


    “关于明董事长的事情,其实就是个误会。”


    “那我现在开枪打死你,是不是也是个误会?”


    拔出手枪,直指梁仲春的脑袋,这个变故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周围同时出现了十几个枪口,齐刷刷的对准了明楼。


    “不许动,把枪放下,都放下!”


    见此情景,汪曼春显然不如明楼那样淡定,随即大喝,阻止特务们轻举妄动,明楼现在的处境让她颇为心惊。


    “师哥,你冷静点。”


    “我非常清楚我在做什么。”


    明楼淡淡扫了眼对他举枪的特务们,这种一反常态的轻蔑神情,看得梁仲春心里直发毛。


    “梁处长真是御下有方啊。”


    梁仲春心说,明楼今天难道是来摆架子来了,只是现在,他的心脏就像发动机一样狂跳,连带脑子也跟着一团乱。


    “放下,都把枪放下。”


    此时的梁仲春内心是崩溃的,看着这些没长脑子的属下,他真担心哪个不知死活的惹怒明楼。


    “明长官,关于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已经基本上问清楚了。”


    明楼见好就收,知道不能逼的太紧,便也放下了枪,等着梁仲春讲下去。


    “我的人原本是要抓共党,没想到明董事长误闯黑市,这件事情就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他们有眼无珠,得罪了明董事长。”


    看来这件事还真不是一个简单的误会,明楼脸上表情沉寂到了可怖,直勾勾的看着不断认错的梁仲春。


    “明长官前两天休息,所以还不知道,我们抓到了一个共党份子,这次交易的时间和地点都是他交代的。”


    “真是让人无法怀疑的好理由,抓抗日份子抓到我家里来了,你以为把我拉下水,我这个位子就是你的?你抓人有证据吗?”


    他这番话表面是训斥,其内中含义却是明显,无非是想说梁仲春想夺权篡位,现在就算是一枪崩了他也是合情合理。


    “76抓人从来不需要证据。”


    明楼冷笑,狗终于忍不住替主人叫了,他的目的达到了,就见梁仲春一脸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枪声一响,梁仲春吓的浑身一颤,闭着眼睛心说完了,然而这枪并不是对着他。


    越是充满危险,恐惧得时候,人的耳朵就越发敏感,梁仲春就听到一声沉重的闷响,是有人倒下去发出的动静。


    明楼这次闹出动静,一是要借此事件敲山震虎,二是探探梁仲春对这件事的态度,三是想办法替明镜摘个干净。


    这枪彻底把梁仲春打清醒了,明楼这岂止是来立威的,他就是为明镜来的,自己要是早些看出来,哪至于到这个地步。


    “梁处长,我看你们76号也没什么证据。”


    “是,是,没什么证据。”


    没有梁仲春的命令,所有人都不敢开枪,明楼看事情到这里可以告一段落,估计着阿诚差不多也该到了。


    “过两天,那个共党份子不会要来指正我们明家是他的同伙吧?”


    “明长官大可放心,这个人一看就是顽固不化胡言乱语,我这就叫人去把他毙了。”


    梁仲春是第一次看到明楼杀人,如此狠辣决绝,自己只得唯唯诺诺,话音刚落,就见阿诚闯了进来。


    “梁处长,希望我明天上班得时候,你的行动报告已经放在我桌上了。”


    看到地上那具尸体,听到梁仲春的话,阿诚知道自己来的太晚,明楼已经把所有事情都解决了。


    也不愿多说,明楼无视了阿诚走出去,这一幕梁仲春看在眼里,暗暗对明楼和阿诚这对传说中的“铜墙铁壁”产生怀疑。


    阿诚见明楼上了车,赶紧也跟着跳了上去,这要是在平时,他肯定能注意到驾驶位空着,明楼自然是要等他。


    这次事情顺带解决了叛徒,也算是因祸得福,明楼刚要放松,枪声就像被人搁了扩音一样在耳边回放,他又杀人了。


    兴许是之耗费了太多精力,熟悉的痛感又慢慢清晰,虽然尚不尖锐,但丝丝缕缕也揪着他脆弱的神经。


    车开了,阿诚身子紧崩坐的很直,等了半天都没听见明楼责骂,大胆的回头,这才看到明楼头靠在车门上,像是睡着了。   


    明镜早已在家里坐立不安,她其实从没见过明楼生气,在她面前,明楼总是极力讨好,乖顺的让她觉得生疏。


    回想起明楼之前有意无意的几句话,心里一阵难受,她总是埋怨明楼做了这不明不白的官,却从没想过他的举步维艰。


    明镜还惦念着明楼糟糕的身子,不安的在房子里跺着步子,终于听到了汽车的声音,却久久不见人进来。


    也顾不上之前还和明楼大吵了一架,赶紧出门去看,桂姨之前还安抚着明镜,这下也跟着她迎了出来。


    “被我说了几句就不敢进家门了吗?”


    见阿诚一脸惊慌的站在车边,明镜加快脚步,走近车窗,才看清明楼脸色惨白的躺在车里一动不动。


    “这,这是怎么回事?”


    阿诚红着眼睛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一路上,连他都没发现明楼怎么就毫无征兆的晕了过去。


    “桂姨,你快去给苏医生打电话请他过来,阿诚快把明楼背到房里去。”


    听不清明楼梦中在呓语着什么,只是整个人痛苦的蜷缩在一起,头埋在阴影里看不清表情。


    “你要有什么闪失,明家的血脉可都要断了。”


    指挥着阿诚去拿药烧水,看他离开房间后,明镜无法再故作镇定,眼泪一颗颗落进明楼的头发里。


    “弟弟,爸妈虽然走了,但你要相信姐姐,姐姐会一直守着你。”


    “大姐在,明家就在。”


    那时的明楼似乎比她更有信心,久而久之,明镜也就真的以为,她有足够的能力守住这个家,守住明家的这个弟弟。


    后来明台和阿诚来了,十几岁的明楼好像一夜间,从明镜的弟弟变成了明家的大哥。


    他将明台宠成了过去得自己,还发誓要将阿诚培养成有作为的人,他依旧对明镜百依百顺,却再也无法看透他的心。


    在明镜的潜意识里,明楼一直是让她最为骄傲的弟弟,尽管她从来没当面对他说过一句夸奖。


    “大哥,阿司匹林。”


    把药送到明楼嘴边,明楼微微松开了紧咬的牙关,呻吟声断断续续的漏了出来,阿诚小心的扶起他吃了药,又喂下水。


    知道明楼的情况恐怕比自己所能想到的更差,明镜不敢问阿诚,只是一遍又一遍的抚平明楼紧蹙的眉头。

评论

热度(161)

  1. 懒猫黑球一溪风月 转载了此文字
  2. 惠心天天m 转载了此文字
  3. clm猫猫咖啡苦涩不加糖 转载了此文字
  4. 咖啡苦涩不加糖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5. 羽落柠檬我是大哥的女人 转载了此文字
  6. 小缺angel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7. sunshine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8. 我是大哥的女人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9. sherryfly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0. fa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1. 一溪风月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12. 天天m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3. 靳苓彦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