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蛇】第九章 风波乍起

时光若缓.L.R.B.S:

    原本还在床上好好躺着,哪知道没过多久明楼就嚷着头疼,明镜在一旁束手无策,赶紧让阿诚去请大夫。


    “苏医生已经来了,大哥不会有事的,您别担心。”


    提心吊胆的等在门口,明镜已经很多年没有经历过这种心情了,回头再看阿诚,却要显得冷静许多。


    “这段时间你们的人全部进入潜伏期,等我指示。”


    书房的隔音效果经过特殊处理,所以明楼只在这里谈工作,甚至最后把自己的床也搬了进来。


    “好,不过现在有件事必须让你知道,我们的人里出现了叛徒,有两名同志牺牲,好在这个人对你的情况并不了解。”


    床上原本还有气无力的明楼已经坐了起来,眼镜片后的目光凌厉而陌生,好像刚刚的情形只是错觉。


    “这件事你们不要管了,我来想办法。”


    苏医生把事情说的详细,明楼蹙眉沉思,很快就有了决断,不过他从来都是点到即止。


    “还有什么事?”


    “既然我都来了,就顺便做个检查吧。”


    一改之前的严肃深沉,苏医生脸上缓和,变得慈眉善目,他虽然刚过不惑之年,却俨然是一副长者的模样。


    “不用,我很好,和我大姐就这么说吧。”


    刚才为了找来苏医生,明楼的确假装难受,毕竟现在家里多了个身份不明的桂姨,有些事不好再那么随意。


    “我是医生,没有根据的事情不能瞎说,你要是真的很好,让我给你看完也是一样的。”


    苏医生还是那副温文尔雅的样子,但他通常越是坚持越是笑的明朗,明楼摸摸鼻子认命似的躺了下去。


    其实本来听明楼说不舒服得时候阿诚还不担心,因为这个人要真是难受了,肯定死撑着不说,至少不会当着明镜的面说。


    可几次给书房送茶后,看到苏医生愈发凝结的神色,阿诚心里也有些咯噔,明楼显然也注意到这点,向他使了个颜色。


    看阿诚出去重新带上了门,苏医生还是坐着不肯和他说话,明楼颇为无奈的按住了他探在自己腕上的手。


    “您别看了。”


    “现在想说实话了,早干嘛去了?”


    从包里拿出听诊器,完全无视明楼的阻拦,放在他身上仔细听着,口气也变得咄咄逼人。


    “腰上的伤已经这样多久了,我让你按时换药,你要是听我的也不会到现在还不见好,你这次发烧很可能就是炎症引起的。”


    明楼小声啧舌,知道苏医生对待工作相当严谨,明楼也是尊重,当面自然是顺从的答应着。


    “还有你经常头疼,乱吃止痛片根本不是办法,我还是建议你尽快来医院做个全面的检查。”


    “过段时间肯定去。”


    要不是知道明楼的本性的人,肯定会被他一脸真诚糊弄过去,苏医生琢磨着,等会儿还是再和阿诚交代一遍比较靠谱。


    “我听阿诚说你最近吃的很少,这个药多吃伤胃你又不是不知道,最近是不是胃里也不太舒服?”


    下意识的摸了摸胃,心说自己都没注意到,阿诚倒是看的清楚,就是嘴快了点,怎么什么都和苏医生说。


    “你也别埋怨阿诚,他对你可真的是尽心尽力了。”


    苏医生一直很喜欢阿诚这个孩子,在明楼刚领养阿诚的时候就为他看过伤,后来还总撺掇他跟自己学医。


    可阿诚每次都是婉言拒绝,久而久之,他除了偶尔惋惜便不再劝说,反而更加心疼。


    虽然答应明楼在明镜面前不多说,可药单却瞒不了人,更何况明镜最近开了家药房,专门用来暗里给前线提供药资。


    “苏医生,这怎么还有伤药和胃药啊?”


    “是这样的,大少爷腰上的伤至今还未痊愈,至于胃药,是听阿诚说他最近胃口不好,所以开了点养胃的。”


    虽然都是往轻里说,明镜还是听的心惊肉跳,赶紧让阿诚跟着苏医生去拿药,自己则看明楼去了。


    “我做了初步检查,发现明楼的胃病比较严重,止痛药不能再任由他乱吃了,还有就是抽空带他来医院做个头部检查。”


    其实对待这些病最好的办法就是静养,少思少虑,不过这对明楼来说简直是难如登天,苏医生只能从药食上给予治疗。


    “如果我当初跟您学医就好了。”


    “就算你学了医,难道他真能乖乖听话吗,还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折腾自己,连带折腾你。”


    这话带着悔意,苏医生知道阿诚不是后悔跟了明楼,他只是觉得自己没能照顾好明楼。


   阿诚回来已是下午,外面停着一辆黄包车,进门就看到明镜和桂姨正在说话,身边还放着一个箱子,看来是要走。


    桂姨看向阿诚,后者躲闪着她的目光,想来是没有要挽留,于是对明镜说了些感激的话,又对明楼颔首致谢。


    若是有人注意便会发现,明楼对人向来温和,桂姨却总是畏惧,也不知是因为明楼气场太强,还是她自己心里有鬼。


    明台看一家人都绷着脸,自己对事情的因果也不清楚,自然不敢太放肆,只笑嘻嘻的跟在明镜身后。


 “保重。”


    这话情真意切倒有几分诀别的意思,阿诚忍不住看过去,桂姨的双肩微微耸动,背影显得渺小而卑微。


 阿诚始终一言不发,直到桂姨坐上黄包车,他才如梦初醒,飞跑了过去,伸手拿了箱子,然后头也不回地给拎了回去。


    正如明楼所说,这一刻他感觉无比轻松,这不止是因为他原谅了桂姨,还是因为他终于解开内心的纠结。


 明镜心里很宽慰,她忍不住看向明楼,阳光下明楼笑容恬淡,整个人就像阳光一样直射到她的心窝。


    “大姐,弟弟们都长大了。”


    一句话把明镜隐藏在心坎上的泪给引了出来,沁在眼眶里,打了个转吞回到肚里去。


    “这是什么?”


    “这是参茶加了蜂蜜,苏医生说您体寒,这可以养身安神。”


    怎么也躺不住的明楼又在明镜离开后下了床,埋头看文件,随手端起边上的茶喝了一口,险些又给吐了出来。


    “房间里的阿司匹林我都拿走了,苏医生说这药不能多吃。”


    自从苏医生给他看完病,他就一直处在没有发言权的状态,现在就连阿诚也拿着苏医生的鸡毛当令箭。


    “还有,您要是有什么不舒服最好赶紧告诉我,不然到时候遭罪的也是您自己。”


    “没大没小,怎么和我说话的。”


    嘴上嗔怪着,心里倒是挺温暖的,看阿诚脸上隐隐带着怨气,明楼只好给自己找个台阶,拿起参茶勉强又喝了一口。


    “明天大姐又要给他人做嫁衣,帮我派人保护她。”


    “大姐要是知道我们派人跟踪她,您估计又该去小祠堂了。”


    说起明镜的这些威风事,明楼假装头疼,阿诚却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笑容里透着邪气。


    “大不了再挨两鞭,一切以大姐的安危为重,不过最好还是让你那些人放聪明点。”


    “是,大哥。”


    晃白的灯光有些刺眼,明楼揉着眼睛,略显疲惫的躺到沙发上,阿诚关上灯走了出去。


    76号门口,几辆军车停在楼下,明镜被人推了下来,双手紧紧拷着,明明是狼狈不堪,却没人敢忽视那份与生俱来的高贵。


    明镜无意掉入这几个特务布下的陷阱,直接押送到了76号,虽然饱受羞辱,却始终没提明楼的名字。


    不仅是因为生性高傲,也是怕自己给明楼惹了麻烦,又觉得姐姐的事还要去找弟弟解决,实在拉不下脸。


    就在明镜和这几个莽夫纠缠得时候,梁仲春和阿诚办完事回到76号。


    还没等梁仲春问清情况,阿诚一个健步跑了过去,一出手就是极重,直接撂倒了押着明镜的几个特务。 


    “大姐,您没事吧?”


    明镜第一次看到阿诚出手,动作利落狠绝,但一转身面向自己,还是原来那个温和的样子。


    到了跟前才看到明镜手上的手铐,阿诚心里又惊又怒,就连明镜因为觉得尴尬而垂下的头,也看成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大姐,出什么事了?”


    “什么事情,你说我能有什么事情。”


    听完明镜的控诉,自然也没有漏看她朝自己使的小眼色,看来大姐又在施展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本事。


    可说真的,这本事除了对明楼有用,对这几个特务恐怕不怎么有效,心知这次要想把大姐带回去,这个戏就必须演到底。


    “我不管是什么原因,给我解开。”


    看着梁仲春旁边站着的特务,直刺刺的吼了起来,看所有人都没动,阿诚冷笑,又阴沉沉的加了一句。


    “有什么事找我大哥去。”


    梁仲春毕竟在76号混了这么多年,虽然不认识明镜,但也立刻明白过来,是得罪了贵人,赶紧配合的打着圆场。


    “大水冲了龙王庙,咱们不能伤了和气,快去把手铐给我解开。”


    看旁边的特务还想再说什么,梁仲春手肘一顶,把他接下来的话顶了回去,就见那特务不情不愿的掏出钥匙。


    明镜只想赶紧离开这里,免得事情闹大了再把明楼招来,自己那个弟弟到时候不知道要做什么过火的事情。


    “等一下,大姐。”


    明诚也不是不知道明镜的心思,但他更清楚,如果不给个下马威,日后恐怕会有更多麻烦。


    “你抓的我大姐?”


    “我们在执行公务。”


    领头的特务自始至终没把阿诚放在眼里,说的更是理直气壮,哪知话音刚落,迎面就吃了一记重拳。


    倒地的特务瞬间掏出了手枪,阿诚一个后转,灵巧的躲开了攻击范围,一手锁腕,一手卸枪,动作利落狠绝。


    “阿诚,别冲动!”


    梁仲春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突然恶化,直骂这个特务蠢,明镜则不想再多牵连,生怕阿诚把事情闹大。


    “梁处长,今天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剩下的事情,你自己处理吧。”


    僵持了几秒,阿诚放下了枪,转身搂着明镜的肩膀,大步的走了出去。


    “我觉得你最好还是派人送他们回去,或许能熄了这个大小姐的火。”


    不知何时下起小雨,汪曼春撑着伞,看热闹般走过来,梁仲春一脸懊恼,随即像是恍然大悟似的追了出去。


    “行,我亲自送明董事长回家。”

评论

热度(172)

  1. 懒猫黑球一溪风月 转载了此文字
  2. 惠心天天m 转载了此文字
  3. clm猫猫咖啡苦涩不加糖 转载了此文字
  4. 咖啡苦涩不加糖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5. 羽落柠檬我是大哥的女人 转载了此文字
  6. 小缺angel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7. jindong5678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8. sunshine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9. 我是大哥的女人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0. sherryfly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1. 一溪风月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12. 曲终人不散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3. 水竹吟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