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蛇】第六章 除夕之夜

时光若缓.L.R.B.S:

    用餐的地方离汪公馆很近,两人分别的时候已是夜深,汪曼春明显还有些依依不舍。


    明楼弓着身子撑在车盖上,在吃饭得时候,他似乎就没了什么精神,但本能的扮演着角色,对汪曼春依旧体贴入微。


    “阿诚,我今天喝多了,想自己走走,你去买点鞭炮,要是明台赶不及回来,到时候就我们放吧,也让大姐高兴高兴。”


     明镜这些年来其实很难熬,不仅要经营着明家偌大的家产,还总要为着他们兄弟费心。


    每次想起明镜,明楼整个人都会变得柔软,这也许就是他心底唯一的温暖,如果失去,无法想象他将会变成什么样子。


    汽车经过一个转角就完全看不见了,明楼腿一软,有些跌撞的往前走,冰冷的地面彰显了他的狼狈。


    周围行人一脸漠视,似乎在说,看啊,这个狗特务,大汉奸原来是这般模样,可他们最多也只是心里讥笑,然后生怕惹上什么祸事般匆匆走过。


    明楼无暇去探究这些人的心理,捂着腰吃力的站着,迎面有个人撞在他身上,胃内翻滚加重,他忍不住扶墙呕吐。


    从汪曼春的地牢里出来,他真是难受极了,这种无法言说的厌恶深入到骨髓,而他现在就像那具悬挂在铁链上的尸体一样。


    黑色汽车停在转角不远的地方,阿诚从车上下来,他看出了明楼的强弩就快支撑不住,只是没想到竟然到了这个地步。


    拳头攥的生疼,他不敢上前,他不希望明楼再花费半点体力咬牙坚持,他不希望明楼再花费半点心力隐瞒欺骗。


    “先生,才撞了你一下就这样,是想讹我吧,没想到看你穿的挺好,却是这种人。”


    撞上明楼的人还站在他身边,略带些玩味的声音响起,这个世界上敢用这种语调和明楼说话的人只有一个。


    “麻烦扶我起来。”


    “行了,好人做到底,带你去医院吧,我的车就在旁边。”


    那人虽然脸上不情愿,但还是稳稳的扶住明楼,没想到这个人看起来不魁梧,可对付明楼那可真是简单有力,几乎是把他硬塞进了车里。


    车子发动后,那人立刻变了一副嘴脸,那似笑非笑的表情被紧皱的眉头所取代,而他身后远远跟着一辆车,他一眼就看出那是阿诚。


    “看来是我错怪你了,你不是对别人残忍,因为你对自己更残忍。”


    明楼蜷缩在后座,反正都被看到了,便不再辛苦的掩饰,前面的人也欣赏明楼的这一点,从来不做无用功。


    “为什么带走他?”


    “都是为了信仰,凭什么我就不能带走你兄弟?怎么,难道阿诚没把我的话转达给你。”


    前面的人把车开的很稳很快,身手利落的挡住明楼丢过来的东西,余光一瞥,是自己当年送给他的一块手表。


    “如果他出了什么事,大姐会受不了的。”


    “难道你死了,她就能无动于衷?”


    慢悠悠的把手表带到手上,他送出去的东西倒还是第一次被人退回来,竟还是以这种直截了当的方式。


    “她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也明白我所承担的风险。”


    “明楼,不要以为你能看透所有人,而且你怎么知道,她就做好了看着你去送死的准备呢?”


    窗外光华绽放,明楼有些羡慕那黑暗中短暂的耀眼,那时他也是这么高高站在窗口,看明台在花园里放烟花。


    “至少不会那么难以接受,更何况明台他还这么年轻,他完全可以比我走的更远,更好。”


    “明楼,我不相信你真的那么伟大,我只想告诉你,你必须活下去,因为死是一种解脱,但你这种人已经没有资格让别人来替你承受活着的痛苦了。”


    明楼哑然失笑,死对他来说原来也是一种奢望,可是这个人真的以为自己能亲眼看着他毁了明台,然后继续熟视无睹吗?


    “难道你真的以为我没有心吗?”


    “明楼,在佛教来说,我们这种人是没有灵魂的,所以死后也入不了轮回,没有来生,所以好好活着吧,至少要让这辈子活够本。”


    明公馆寂静冷清透着些寒凉,明镜看着阿香反复热着饭菜,不由感叹,光阴真的是太漫长了,她的内心是孤独的,尽管她自己不承认。


    从前过年得时候,明台总是喜欢穿梭在烟火中,家里自然也是闹腾的不行,而明楼一向怕吵,但也会站在楼上看。


    “阿香,不等他们了,我们先吃。”


    “大小姐,是大少爷和阿诚回来了。”


    话音未落,鞭炮声此起彼伏,就在明镜的耳边绽放开来,阿香已经欢快的跑了出去。


    明楼回眸看到明镜,笑吟吟地走过来,拢了拢袖子,朝着明镜开玩笑似的半作揖。


    “大姐,新年快乐。”


    明楼真是煞费苦心,只为了博她开心一笑,索性如愿以偿,这份叫做家人的感情弥足珍贵,更是他拼尽所有都要守护的东西。


    “大哥,大姐,我回来了。”


    明台穿着一身挺拔的西装,那是明楼在巴黎买的,明镜去香港看他时给一起带了过去,当时他还嫌弃颜色不好看。


    “大哥,大姐,阿诚哥,新年快乐。”


    “伪装的不错,我们还以为你不回来呢。”


     明楼话里有话,明台只是单纯的冲他做了个鬼脸,便拖着明镜的手,两个人就这样乐乐和和的进门去了。


    阿诚冲明楼无奈的耸耸肩,也跟着进了屋子,只留门外满眼含笑的明楼看着他们的背影出神。


    “大哥,你为什么要为新政府做事?”


    “家里不许谈论政治。”


    团圆饭吃的正热闹,明台有意无意的一句试探让所有人都停下筷子看向明楼。


    “大哥,你知道大姐为了你有多伤心吗,那天她来学校看我,说到这件事都哭了。”


    “小孩子不许胡说,再说了,我什么时候哭过,还不是你一见我就像个孩子一样哭个不停。”


    明台的添油加醋让气氛一下子陷入尴尬,明镜出声阻止,明楼也不说话,低着头扒拉着碗里的饭。


    “那可能是我记错了。”


    明台假装恍然大悟,然后无所谓的说着,阿诚内心最是纠结,他什么都知道,却也什么都不能说。


    “我有点累,先回去休息了,你们慢慢吃。”


     明楼站了起来,第一次没有征询明镜的意见起身离席,所有人都能听到他关上房门的声音,沉重而压抑。


    听明台说大姐哭了,虽然他不完全相信,心脏却突然收紧,险些脱口而出的呻吟被他拼命压了下去。


    明楼生怕自己再想下去,努力回忆些别的事,偏偏只记起和王天风的那番对话。


    “明楼,我来就是通知你,你的'死间'计划已经被我重新制定,而在我的计划里没有你,所以你只需要能够自保就可以了。”


    王天风突然出现,肯定不只是简单问候,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人居然敢擅自修改他的行动计划。


    气结于心无处可撒,明楼手下的笔无意识的画着线,最后乱糟糟的填满了整张纸。


    明镜刚从厨房拿了盘点心,准备上楼给明台送去,隐约还从门缝里透着光,气恼的想,刚刚才说累了,结果还不是在忙工作。


    门把手动了动,从里面出来的却是阿诚,看到明镜似乎有些惊讶,但这样的情绪稍纵即逝,反身带上了门。


    “大姐,大哥睡了。”


    “是真的睡了,还是在为他那个不明不白的官劳心劳力?”


    阿诚也不好替明楼说什么,以他的身份实再没办法参与太多,只盼有朝一日,明镜能懂明楼的良苦用心。


    “大哥最近很累,身体也不太好,您就别怪他了。”


    亲情这张牌不管是对明镜出,还是明楼出都是最简单有效的,明镜果然面露担忧,往书房又多看了两眼。


    碍于阿诚挡在门口,明镜也并没有非要进去,只是嘱咐着阿诚好好看着明楼,别让他胡来,便上楼看明台去了。


    “大哥,大姐上楼了。”


    阿诚虽然不算是正式经过培训的特工,但在明楼的训练下也小有规模,至少比起普通人要敏感的多,所以能听到明镜走到门口停下的声音。


    沙发上明楼闭着眼睛,鞭炮声刺激了他脆弱的神经,头疾发作的是越来越频繁,就好像要把之前的时间都补回来。


    “看来汪芙蕖是明台送我们的新年礼物。”


    之前阿诚看明楼先行回房,又不好跟着,好不容易等人散去,便急着去看明楼,结果他好端端的坐在书桌前抽着烟。


    “大哥,您打算什么时候告诉他真相?”


    “我已经告诉他了,我永远是他的大哥,这就是真相。”


    什么是真相,并非那些被深入发觉的事情,有的时候真相就在面前,只是有的人选择忽略罢了。
   

评论

热度(149)

  1. 惠心天天m 转载了此文字
  2. clm猫猫咖啡苦涩不加糖 转载了此文字
  3. 咖啡苦涩不加糖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4. 羽落柠檬我是大哥的女人 转载了此文字
  5. 小缺angel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6. jindong5678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7. sunshine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8. 我是大哥的女人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9. sherryfly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0. 一溪风月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11. 天天m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