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蛇】第五章 粉碎行动

时光若缓.L.R.B.S:

    76号,新政府办公厅的深夜,随着一声爆炸的轰鸣,新政府办公厅上上下下乱成了一锅粥。

    汪曼春脚步如飞地从楼上走下,她心里想着明楼,嘴里念着明楼,却唯独没有意识到这件事和她的联系。

    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明楼倦怠地的喝着咖啡,凝视着大玻璃窗外,愈来愈模糊,反抗也即将在这场大雨中拉开序幕。

    “先生,事成了。”

    明楼没有显出多少应有的喜悦,在计划得时候便早早的预料到所有结果,这只是预想结果里最好的罢了。

    在得知消息的那一刻,阿诚亢奋的快要窒息,可在看到明楼后,便冷静了下来。

    有什么值得兴奋的,每一个计划的成功,代表着多少人为此牺牲,那就用着冲天的火焰为他们祭奠吧。

    这件事发展到这里,对明楼来说只是刚刚开始,他组织参与了整个过程,现在只等他来收尾确认。

    可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然后上演一场痛心疾首的戏码,阿诚退了出去,轻轻带上了门。

    “师哥!”

    门被人毫无规矩的撞开,明楼抬眼,看到汪曼春出现在门口,便无力的把头又支回了桌上。

    这个在她心里意气风发的男人,何曾有过这种沮丧,汪曼春似乎感受到了明楼的心情,泪水横冲下来。
  
    “你知道今夜意味着什么吗,曼春?”

    明楼注视着汪曼春的眼睛,温柔的擦拭着她湿润的眼角,汪曼春哭泣的说不出话来。

    汪曼春不知道明楼说的是什么,但他刚刚上位就发生这么严重的事,无论是对他来说,还是对七十六号,都是莫大的耻辱。

    敲门声乍响,明楼不耐烦等着开门,进来的是负责汇报文件整理的秘书。

    “明长官,遇难高级长官的名单出来了。”

    “这么快?”

    按照明楼原本的估计,在满是狼籍的火车上确认人员身份,最少也要二十四小时。

    “爆炸是在餐车里,正好是晚饭时间,死亡率很高。”

    秘书把打印好的文件递给明楼,文件上密密麻麻一排排军衔及名称。

    首先映入明楼眼帘的,那几个在任务上看到过无数次的名字,他知道不用细看了,大功已成。

    窗外依旧是大雨倾盆,明楼摘下金丝眼镜,低头做默哀状,再次抬起头,气氛被压抑到极致,秘书惶惶不知进退。

    “出去!全都给我滚出去!”

    明楼背过身,把手上的文件重重砸在办公桌上,咖啡杯应声而落,在地上摔的粉碎。

    他吼的声嘶力竭,是从未有过的暴躁和震怒,汪曼春的眼泪也被瞬间吓了回去。

    “师哥,这不是你的错。”

    明楼听出她的话外音,分明有了什么具体打算,他心底千回百转,得出一个结论,不宜主动。

    “曼春,你真的改变了很多,让我即感佩又心疼。”

    汪曼春向来受不住他迷离的眼神,如果是别人说这话,她只会觉得无关痛痒,可这话从明楼嘴里说出来,她感觉心都快被融化了。

    “师哥,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

    “你能为我做什么呢?”

    温柔甜蜜的声音几乎要腻出水来,但明楼把这样的亲近控制的恰当好处,偶尔的倾诉能让汪曼春对自己更加信任。

    “师哥,我们情报组今晚原本是有行动的,如果不是今晚出了这么大的事,说不定一条大鱼就落网了。”

    明楼指尖微动,表情却是多姿多彩,有激动,有难以置信,有遗憾,甚至还有些赞许。

    汪曼春终于看到明楼脸上的变化,这抹淡淡的微笑让她彻底沦陷,但对于汪曼春来说,这难得的微笑仅仅属于她。

    她情不自禁扎到明楼怀里,手环过他的腰,耳边就传来明楼压抑的呻吟。

    “师哥,你受伤了?”

    汪曼春解开明楼的衬衫查看,明楼也不阻止,直到她看到自己腰间的那略显道狰狞的紫红伤痕。

    指间轻触,明楼好像受不住似的倒吸一口凉气,抓住了她细嫩的双手,不让她继续往后看了。

    因为明楼知道,汪曼春是吃那碗饭的,点到即止,只要稍稍表现,她就会凭她那聪明的脑袋想到许多。

    “你让我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一点小伤。”

    汪曼春这些年来积攒的委屈终于爆发了,她就是看不得别人动她最爱的人,就算是她自己也不行。

    “那个老处女分明就是心理变态!”

    明楼没有制止汪曼春的恶语攻击,在他看来,在适当的场合,听凭汪曼春的发泄是一种极为有效的方法。
    
     “你明明是她的亲兄弟,倒像大街上捡来的,明台分明是大街上捡的,却心疼得像块宝。”    

    明楼对汪曼春也不是完全不曾惋惜,那时的她还是那么单纯善良,从来不曾想过要伤害任何人,重要的是她那么相信自己。

    明镜知道这件事的确是个意外,她表面上不动声色,却把明楼从大学叫了回去,那天也是明楼第一次独自执行暗杀任务。

    一向见不得鲜血,痛恨暴力的人,跪在空无一人的地方发泄般的呕吐,没有安慰和同情,到最后几乎脱力的倒在冰冷的地上。

    所有的事都发生的过于凑巧,就像是上天早就安排好的,后来明楼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了家,也不记得明镜说了什么。

    直到鞭子加身,他才有一丝清明,那时他想,也许这样死了也好,所以他硬撑着一声不吭,明镜只以为他是不肯认错。

    “弟弟,不要丢下姐姐,你真的忍心吗?”

    明楼还是没能解脱,在恍惚中听到明镜的哀求,他突然不敢就这么死去,因为还有太多牵挂。

    于是在这样的痛苦中他又活了过来,睁开眼时天刚蒙蒙亮,这个世界仿佛和以往任何时候都不同。

    明楼的眼睛模糊起来,窗外的大雨让他恍惚回到从前,父母去世后,他就开始接近汪家,设计了无数个复仇计划。

    他其实有些庆幸明镜当时的误会,因为现在的汪家能为他做更大的局,而他还需要利用这块跳板完成更多的事。

    明楼掏出手帕替汪曼春擦了擦泪痕,只是他不会再有任何心疼的感觉。

    因为他的脑海里,剩下的只有下一步,明楼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可笑,于是他的表情越发温柔。 

    “曼春,我只有你了。”

    76号的刑讯室里,一片阴暗,潮湿,有人拉开地下室的铁门放明楼进去。

    明楼借着微弱的光线,慢慢地走下台阶,每走一步都觉得心口被重重的打了一拳。

    “你去死吧!去死吧!杂碎!”

    汪曼春用军靴踩着受刑者的脸,血液的流动使她变得更加疯狂,陡然拔出手枪,血花溅在她的身上和脸上,她却恍若未觉。

    明楼一进来,就目睹了汪曼春的杀人手段,尸体被悬挂在铁链上,明楼眼前一片漆黑,险些站立不住。

    阿诚在身后稳稳扶住明楼,如果有选择,他绝对不会让明楼看到这样的情景。

    明楼的突然出现,让汪曼春一时心慌意乱,她脱下了沾血的手套和皮衣,可她去不掉那身血腥味。

    汪曼春清晰地看到明楼眼中掠过的一丝厌恶,她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还想装出一副俏楚可怜的模样。

    “他是什么人?”

    “什么都不是,我跟踪电台的房间他是房东,可他偏偏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我一时生气…”

    声音明显没了刚才那样的厉气,汪曼春偷眼看向明楼,他表示理解的点着头。

    “师哥,你是特意来看我的?”

    “是啊,今天是除夕,听说你还在工作,我让阿诚订了你最爱吃的菜,给你送来了。”

    明楼颇有些殷勤地拉了她的手,汪曼春的感动被他尽收眼底,可是这还远远不够,他要把她捧到天上,然后她才能体会到什么叫做地狱。

    累累弹痕从明楼眼底划过,脊背上仿佛有冰冷的刀锋划过,泛起一阵寒栗,他按了按狂跳的心口,一切又恢复如常。

    和平大会在樱花号列车的炸毁后,表面上的七十六号和日本人的确和平了许多,他们开始因畏惧而有所收敛。

    明台因出色完成这项任务得到嘉奖,然后回到上海准备去见新的上级,接受新的指令。

    “真没想到这么快就又碰面了。”

    “是啊,我和你还真的很有缘。”

    程锦云一回眸,看见明台,她有些惊异,明台感觉是一种藏在惊异里的惊喜。

    他们并肩走着,步子拖的很慢,月光的清辉,雪花飘落在头发上透着不一样的光泽。

    “今天是除夕,你不回家吗?”

    “正往家里去呢,你不也是回家吗?”

    街心挂着两幅巨大的电影海报,《花木兰》和《白蛇传》,明台停下脚步,程锦云的目光也移了过去。

    “这两部如果要你选,你选哪一部?”

    “我会选《白蛇传》,因为我很佩服白娘娘,她敢为爱的人移山倒海。”

    送程锦云上了黄包车,明台准备独自走回家,他脑子里还都是之前那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对话。

    然后就见他咧开嘴巴笑的像个孩子,他从来不去想自己想不通的事,所以他总能这么快乐,至少他现在就很快乐。

    “大哥,大姐,你们一定要等我回来!”

评论

热度(127)

  1. 惠心天天m 转载了此文字
  2. clm猫猫咖啡苦涩不加糖 转载了此文字
  3. 咖啡苦涩不加糖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4. 羽落柠檬我是大哥的女人 转载了此文字
  5. 小缺angel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6. jindong5678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7. sunshine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8. 我是大哥的女人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9. sherryfly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0. 一溪风月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11. 天天m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2. fa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3. 心水太太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4. 月球新基地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基地底层
    搬文防作者抽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