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蛇】第一章 明楼返沪(蔺晨文等月球写吧,我偶尔写写当福利,这章明楼我先试试感觉,大家提提建议)

时光若缓.L.R.B.S:

【老样子,正文二十章,番外二十章,只是过去写的修改版,如果觉得看过了,不看也没事】

【喜欢的要转载就不用问我了,但只放权私人保存,因为我还是写完文就删光,不会存备份】

    阳春三月还透着些寒气,远处长街不见尽头,行人三三两两,路边绿树成排。

    两个穿着笔挺黑色西服的男人,外套风衣略显臃肿,一前一后默契的维持着距离。

    “先生,离开前您还有想见的人吗?”

    说话的男人略显年轻,长着一张俊俏清秀的脸,神色平和举止恭敬。

    走在前面的男人停下脚步,他脸上带着一副金丝框眼镜,文质彬彬的学者打扮,却总给人看不真切的错觉。

    “你想留在这里吗?”

    “先生在哪儿,阿诚就在哪儿。”

    回应多少带着些执着,无所顾忌的将目光坦露在阳光下,对望着那双隐藏在镜片之后的眼睛,依旧平静无波。

    “明楼先生。”

    明楼的视线跳过阿诚,迎上那位金发碧眼的少女,就在这眨眼的功夫,他的目光已经变得温柔似水。

    “明先生,听说您今天就要离开法国了,我们还会再见吗?”

    像是约定好的一样,阿诚自然得体的转身离开,把空间留给他们。

    “世事无常,也许我还有机会来法国,也许我下次就不走了。”

    少女美丽的面容因为明楼的话露出了些欢喜,又想起即将来临的分离显得忧伤。

    “明先生如果愿意在巴黎定居,我一定为您找一个美丽的地方。”

    “那就找一处湖畔旁,树林边的小楼吧。”

     侃侃而谈之际,阿诚已经把车开了过来,下车后略带歉意的向少女微笑欠身。

    “先生,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走了。”

   明楼似是埋怨的看了眼阿诚,从口袋里取出了一条手帕,轻轻一抖,一朵娇艳的玫瑰就出现在那只手上。

    “这朵玫瑰就先当是那栋小楼的定金。”

    随着那玫瑰延伸出去,在看到少女毫不掩饰的惊喜后,明楼的笑容真诚又有些遗憾。    

     车开的并不快,后座的明楼拿起放在一边的文件随手翻看,阿诚警惕观察着周围,确定没被跟踪。

    “没想到,我人还没到上海,调查就已经开始了。”

    “他们是不是起疑了?”

    听明楼的语气还透着轻松愉快,相比较而言,阿诚就明显对这件事重视多了。

    “那到还不至于,这么不妥且毫无意义的试探,只能说明他们目前除了我以外,已经别无选择。”

    将文件重新塞进袋子,明楼闭目养神,阿诚也不再开口打扰,过了片刻,明楼再次开口,已没了之前那般轻松的样子。

    “上海的形势和这里不尽相同,从今天开始,你的一切行动都必须经过我的同意,除非事关生死。”  

    “是,先生。”

    阿诚已经记不清上次看到明楼这么霸道是什么时候了,也许是在他知道自己共产党身份得时候。

    “我会把你调到我的下线,以后你的一切行动必须经过我同意。”

    对于阿诚的隐瞒,那时的明楼没有多少愤怒,只是满满的疲惫和无奈。

    阿诚却意外的卷入了明楼的事业,发现了他除去那些经济系专家,金融学教授后隐藏的身份,也是从那之后,阿诚再也没叫过明楼大哥。

    “不要受伤,不能生病,不许逞强。”

    “是,先生”

    从那之后,明楼和他说的最多的话就变成了这些,阿诚自然清楚的明白,这每一个字背后代表了什么。

    “明台的飞机应该起飞了吧?”

    明楼这次回来对明镜是只字未提,在前两天的通信里听说了明镜要去苏州一段日子,当即定下了返沪的时间。

    飞机头等舱里很安静,除了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女孩儿在过道上蹦蹦跳跳。

    一个俊朗的年轻人靠窗坐着,头优雅的靠在椅背上,身上的穿着打扮,无一不显示着他富贵的家庭。

    出人意料的是,这样一位贵族少爷对周围的人倒也随和,一副家教甚严且彬彬有礼的模样。

    年轻人身边出现了一阵骚动,却没多少人注意到底发生了什么,这种漠然的态度似乎已经成为了这个时代的标志。

    一个中年人起身坐到了年轻人身边,年轻人不为所动的翻着书,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吸引着他。

    “你看的是什么书?”

    “我以为您第一句话会问,你怎么知道酒里有毒?”

    年轻人抬起头,这个中年人说话的语气说不上是否令人喜欢,却让他莫名的想起一个人。

    “你救了我,想我怎么报答你?”

    “我大哥说,跟陌生人保持一定距离,可保一世平安。”

    年轻人说到大哥得时候脸上露出了孩子般的笑容,中年人眉头则轻轻挑了挑。

    “你身手不错,哪里学的?”

    “我大哥曾教过我剑术和拳击。”

    中年人不置可否的点头,好像这样的谈话让他觉得很有趣,整个人往年轻人身边凑的更近了。

    “你愿意为国家做点事吗?”

    “当然,我是中国人。”

    年轻人想也没想就给出了回答,显然中年人很满意这个答案,他始终没去问这年轻人的名字,也许这能让彼此更自在些。

    “那你跟我走吧。”

    “可我还是学生。”

    中年人认同的点头,不再说什么,神情却已不似刚刚那么柔和。

    他们两个人其实都只是少了一个理由,一个可以放下一切跟他走的理由,一个可以毫无顾忌带他走的理由。

    “老师,他就是个小少爷,您确定他可以吗?”    

    “有个人说,明家风水好,养花是牡丹,养草是兰草,我相信他。”

    中年人看着被打晕拖进汽车里的年轻人,眼中闪过了一丝不忍,可很快就被狠决所代替。

    “从现在开始,我们谁也不知道他的身份。”

    跟着坐进车里,将年轻人的头枕在自己的膝盖上,他们都需要一个理由,一个为国为家前进的理由。

    上海一连下了几个月的雨,阴沉的天空仿佛要将整个城市吞噬了一样。

    明楼下了飞机没有回家,带着阿诚去了提前安排好的酒店,他不喜欢解释,但是该让阿诚知道得时候,他会很耐心的说。

    久而久之,阿诚学会控制自己的好奇心,也学会了独立的思考,反而培养出了两个人之间的默契。

    趁着阿诚在整理行李,明楼暗暗揉着腰,这些年讲课带出来的老毛病,无论是久坐还是久站,腰和膝盖总会隐隐作痛。

    在天上十二个小时的飞行,明楼感觉自己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但高傲如他,纵然疼的走不动路,脸上也依然不露分毫。

    阿诚偷偷注意着明楼,他已经察觉出不对劲,甚至早在明楼第一次感觉到不适得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永远站在明楼身后的阿诚,在某天下课跟着他回家得时候,就发现明楼走路明显慢了很多,姿势也不似以前的利落。

    后来阿诚就偷偷去学车,两天之后当他把车开到明楼跟前得时候,竟从他眼里看到了悲哀,让阿诚不敢再深想。

    收拾行李的速度被放缓,他想让明楼多休息会儿,一般明楼不愿提阿诚不会主动问,但这并不代表他不知道或者不担心。

    “先生还要出去吗?”

    “等会儿去76号,见见汪曼春。”

    阿诚看到明楼把眼镜擦的反光然后重新戴上,又努力直了直腰,结果咬着牙也没能站起来,终于忍不住问出口。

    明楼没有听出阿诚带着情绪的问题,心里嘲笑着自己的脆弱,看来那个疯子说的一点都没错,自己就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少爷。

    76号门口守卫森森,汪曼春像风一样地扑了过来,明楼顺势把她抱在怀中,借着那股冲力顺风旋转。

    “师哥。”

    抚了抚她前额的刘海,明楼温柔的看着汪曼春,那一刻,他就像回到曾经,那年他还只是一个深陷爱情的少年。

    “刚才我在办公室接到你的电话,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雨已经停了很久,明楼手上还是拿着那柄长杆伞,他从不示弱,此刻却只能把自己所有的重量都压在这把伞上。

    “你什么时候回上海的?”

    “昨天刚到。”

    汪曼春娇媚的挽着明楼的胳膊,明楼心里没有脸上表现的那般愉快,因为他从汪曼春身上闻到了血腥味。

    “还走吗?”

    “不走了,哪也不去了,从此倦鸟归林。”

    话音刚落明楼果真面露疲惫,倒也不完全是装出来的,毕竟刚刚返沪,一路未做停歇,此刻要是精力充沛反而惹人起疑。

    “回国有什么打算?”

    “你叔父叫我回来,跟他一起替新政府效力,我想呢,跟着老师做事,也能事半功倍。”

    两个人并肩慢慢的往前走,路边的树却不似当年的绿,反而染上一层灰蒙。

    “不过,你也知道我大姐的脾气,她向来不主张明家的子弟去搞政治,尽管她知道政治、经济不分家。”

    “是啊,像我们这种靠打打杀杀混饭吃的人,更入不了你姐姐的法眼。”

    明楼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身后的车不远不近的跟着,腰上的刺痛感越发尖锐,明楼只得停了下来。

    “我记得,去年你信上说,你交了一个很好的男朋友,又无疾而终了?”

    “那倒不是,我杀了他,想知道具体细节吗?”

    “不,不,点到为止,点到为止。”

    汪曼春侧头,明楼目光沉沉,已不似当年那般的感觉,却有着一种无法言喻的魅力让她移不开眼睛。

    “师哥,我们今天去哪里叙旧啊?”

    “你家。”

    “你在国外待了这么久,还这样守旧啊,咱能不能不去拜会家长啊?”

    “到家谢师,未能免俗。”

    在明楼停下得时候,黑色的汽车就已经停到了他们身边,汪曼春嘟了嘟嘴,朝汽车走过去,阿诚下来替她打开车门。

    “阿诚,回头我要是问起师哥在法国的事情,你可不许保密哦。”

    “知无不言。”

    阿诚说话依旧简洁有礼,让人感觉若即若离,汪曼春却早已习惯了,她得意的看向明楼,就见明楼嗔怪着。

    “吃里扒外。”

评论

热度(207)

  1. 惠心天天m 转载了此文字
  2. clm猫猫咖啡苦涩不加糖 转载了此文字
  3. 安尔我是大哥的女人 转载了此文字
  4. 咖啡苦涩不加糖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
  5. 羽落柠檬我是大哥的女人 转载了此文字
  6. jindong5678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7. 小缺angel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8. sunshine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9. L_夜亦晨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0. 我是大哥的女人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有改动,重转
  11. 七里咣当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2. sherryflyLe petit prince 转载了此文字
  13. 一溪风月举世无双小蟒蛇 转载了此文字